金叶粉樱争冬俏,云雾峡谷探奇幽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19 18:32 编辑

成品4xxx.jpgA成品14bxx.jpgA成品16dx.jpg成品8ax.jpg

中国云南腾冲国殇墓园zylfsyzp20110909017(D)xx.jpg

合成4cx.jpg成品91ixx.jpg



成品91kxx.jpga成品90ex.jpg

边城月明(怒江大峡谷泸水六库夜景)x.jpg


中国云南怒江大峡谷石月亮zylfsyzp20110707012cx.jpg

成品54caxxx.jpga成品54bxx.jpg成品63bx.jpg成品58xx.jpg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6 22:02 编辑

        在中国大部分地方已进入隆冬季节,万物凋零之际,在西南边陲的云南腾冲,金色的秋意正上演着浓浓的一幕:金光灿灿的银杏林浓烈似火,吹落黄花满地金;数百公里外的无量山谷中,盎然的春意却已悄然到来,粉红娇柔的樱花尽相绽放,千株万片绕林垂。在腾冲和无量山的西侧,横断山区三江并流地带,有着举世闻名的怒江大峡谷,峡谷全长约600公里,其中云南段300多公里。2017年12月,我带领游侠客的22位朋友,从大理出发,在领略腾冲和无量山的金叶粉樱之际,走进这条神秘的大峡谷,感受它独特的民俗风情,品味它幽静深邃的历史。
2017-12-27 21:49:17 举报 回复
        大理自唐初开始,至元朝建立的500多年中,一直是云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大理古城则始建于明洪武十五年,居于苍山之下,洱海之滨。城墙四面各长1500米,高6米,厚达12米,设东、南、西、北四门及门楼。登上城墙,可以欣赏到“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美景,领略到雄秀相间、山环水抱、刚柔并济的中国古代城市建造风格。


        为了提取出大理古城的历史内涵和时空感,采用窥斑知豹,以小见大的方式,重点表现其中一段古城墙。横贯整个画面的对角线,随着视线的左右移动,隐晦的表达“历史岁月的延伸”。灰色调的城墙颜色,体现着厚重、古朴和深沉,进一步强调历史感。二者与天空压暗的云层相结合,力图传递出“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古战场气氛与意境。
2017-12-27 21:52:32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5 10:12 编辑




        大理崇圣寺三塔始建于南诏王劝丰祐时期,大至相当于唐代中期。三塔是大理的地标性建筑,从各个角度表现的照片极多,我推荐在三塔倒影公园内拍摄,地点位于崇圣寺三塔以南1公里,公园内有一片十余亩左右的水潭,利用这潭水映出崇圣寺三塔的倒影。由于当地风较大,因此最理想的是清晨,中午以后水波荡漾,不适合拍摄。在各类光线中,我尤为喜欢月景下的三塔。在我眼里,月亮就是一个大艺术家,一切常见的东西,一经月光照耀,就显得深邃,变得干净而透明;花花绿绿的繁杂色彩,在月光下立刻纯净简洁起来……就连河山大地,也遥远得像远古时代一样。在月光如水的夜晚,三塔倒影格外清晰,空中疏星闪烁,天上的弯月,与水中的倒影遥相呼应,顿觉天上人间,只在一念中罢了。



2017-12-27 21:54:57 举报 回复
        大理历史人文气息浓厚,古南诏国在中国历史上有其重要的地位。南诏文化也有其优良的传统,单就其中的古乐而言,就是一份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融宫廷音乐与宗教音乐为一体的南诏古乐,最早是服务当时的宫廷礼仪和外交,后来广泛流传于民间。古乐其韵味高雅、风格古朴,民族色彩浓郁。


        南诏古乐的演奏,根据乐曲的需要,由大乐、细乐和打击乐各种乐器进行配合,融吹、打、弹、拉、唱、诵为一体。目前使用的乐器有瑟、筝、古琴、琵琶、笙、箫、笛、丝弦、二胡、中胡、大低胡、三弦、月琴、扬琴、中阮、大阮、大号、大筒等数十种民族乐器。既吸收了中原地区民间音乐的形式,又融入了宫廷音乐的精华,既保留了宗教仪式中庄重典雅的风格,又具有江南丝竹古朴灵秀之风,有的还融入民族音乐元素,在和谐优美之中,令人体会到古韵悠悠。
2017-12-27 21:58:07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7-12-27 23:16 编辑

        腾冲银杏村是此行重点拍摄的第一站,银杏村的拍摄,我梳理出三个要点:第一,历史感。银杏从栽种到结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结果,因此又得名“公孙树”,即祖辈栽种至孙辈方可得食,因此,金黄的树叶,绚丽的色彩,高大的树干,只是表象,如何在拍摄中表现出代代传承,体现人与树的关系,人与树的历史,才是拍摄的实质核心。第二,合一感,即村寨与大片银杏林的关系,在拍摄中,如果说前一个要点适宜用近景和特写表现,第二个要点就是大场景下的天人合一,如何表现出“村在银杏中,银杏围村寨”,如何将银杏林、木屋、院墙、石板路和晨间飘起的炊烟合理配置在一起,是第二个实质核心。第三,生命感。如果能将前两个要点表达出来,则第三个实质核心——生命感,也就顺理成章了,因为,中国人的哲学,就是生命哲学,中国人的情调,就是生命情调。
        只有抓住以上三个实质核心,才能拍出具有意蕴、具有生命力的银杏村作品,否则,千篇一律相似的场景、瑰丽的光影和浓艳的色彩,千篇一律复制别人的东西,就失去了摄影艺术真正的本质。



合一感的营造:
        利用日落时的侧光,塑造“村在银杏中,银杏围村寨”的天人合一感。拍摄银杏村的日落,以村口西南侧半山腰的文笔塔为最佳,很多摄影人认为这里不是理想地点,主要是对镜头和拍摄时机的选择不当所致。只要注意以下两点,就能得到理想的影像:一是运用150mm以上的长焦,舍弃杂乱场景,重点提取被银杏包围的村落;二是注意侧光的角度,在光线射亮树干,树根部和村落被阴影覆盖时是最佳时间,能最大限度利用金色的阳光勾勒出银杏树的轮廓,而村落处于阴影位置,呈青灰色,树林的金色和村落的青色形成补色对比,使画面具备极强的纵深感和空间感。





2017-12-27 22:00:36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7-12-28 01:58 编辑










        在摄影的用光中,侧光被称为千变万化的光影魔术师,如果在拍摄时注意变化光源角度,平淡无奇的场景就会现出戏剧性的效果。风光摄影创作中,清晨或黄昏时分太阳距离地面较近、角度较小,是运用侧光的较好时机,可以充分勾勒出场景的变化与空间的纵深。但任何一种光线,都是为主题服务的,如果没有合适的光线,甚至是阴天,这个地点是否就不适宜拍摄呢?当然不是的,因为对银杏村的大场景而言,首先要搞清拍摄的主题是什么?
        简而言之,中国的哲学和艺术,它所要表现的大自然既是本色的,又是人间的,是充满着人间烟火味的大自然。与西方享受自然、拥有自然、征服自然不同,中国艺术中没有人对自然的征服,也没有自然对人的压倒,它是天人同构、天人合一的自然。村落表现出人的生活,是“人间烟火味”的传递,因此,它必须作为画面最核心的要素出现。即使是阴天,没有什么侧光逆光顺光,但只要用合适的艺术手法表现出了村落与银杏林之间的关系,体现出华夏传统的自然美与人间情味美,就是一幅成功的作品。




        在太阳完全落下地平线之后,没有了明显的光比反差,可以利用这种淡淡的微散射光拍摄大场景下的银杏村,以体现银杏村与周围山峦、峡谷、平坝的地理关系。对于拍摄一个重要景点来说,不要局限于追求某一类光线,我们要综合运用顺光、侧光、逆光、顶光、天光、散射光,为主题服务。只有不适合拍摄的场景,没有不适合拍摄的光线。




2017-12-27 22:02:39 举报 回复
        拍摄银杏村的日出,要登至村口北侧的白羊庙,再向上攀爬约四五百米才是合适的地点。







        在太阳还未出山之前,利用微弱的淡散射光,形成前景较深,后景较浅的柔和画面,这时光影和色彩不是主角,重点是用影调透视来营造画面气氛。影调透视就是在散射光状况下,由于空气介质对光线的扩散作用,近景的明暗反差、轮廓的清晰度和色彩的饱和度较强,愈近愈强,愈远愈弱。我们可以利用这种特点形成透视效果,来弥补散射光较“平”的不利状况,加强画面的空间和纵深。




        在天气灰暗的情况下,场面越大,灰暗气氛越浓,场面缩小,灰暗的色调随之减淡。因此,要得到较为清晰的影像,要么尽可能缩小取景范围,弃舍远景,采用中近景;或是寻找轮廓特别锐利,线条特别刚直的物体作为表达对象。我采用长焦,寻找到这一片银杏林,其树枝的轮廓和线条较为锐利,配合金色的树叶,掩映其中的村落,来表达村庄与银杏相依相存、和谐相生的主题。




        如果说先前的照片主要是强调影调透视的话,太阳出山以后,则变成了色彩透视,它的主要规律是近处色彩强,固有色强,相对较暖;远处色彩弱,固有色变弱,一般呈青、蓝、紫的冷灰色调。顺便说一下,摄影中的透视,包括线条透视、影调透视、色彩透视和空气透视。人眼看到的场景是三维立体,而照片是二维平面,如何使作者产生立体的感觉,使自已的照片不再“平”?上述四大透视就是在拍摄时突破二维,引导观众产生立体感的法宝。
        无论运用何种创作手段,其目的只有一个:追求“村在银杏中,银杏围村寨”的和谐,进而追求天人同构、天人合一的自然,以体现出华夏传统的自然美与人间情味美。
        以上是在大场景下,通过营造合一感来突出生命感,在银杏村的摄影创作中,还要通过近景和特写,来突出银杏村的“历史感”。

        


2017-12-27 22:08:13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9 18:35 编辑
















        以上照片是对历史感的尝试。主要创作思路:一、寻找有特点的大银杏树,树干越粗,树龄越老,沧桑感越重,历史的厚重感也就越强,因此树干应清晰呈现出来;二、树枝必须向左或向右延伸,以体现枝繁叶茂和对下方的人“守护”之意;三、树下应有人出现,而且最好要有老有少,且正在劳作或休惬,神态和动作都要尽量自然。所以,我请一户人家的老人和她孙女在树下拾菜。不同年龄段的人,是人的生命,沧桑粗状的树干、纵横伸展的树枝、金色地毯般的落叶,是树的生命,前人栽种了树,树守护和回报着后人,生命就这样流淌,历史就这样传承。树的生命和人的生命,如此和谐的交织在一起,就是中国人所孜孜以求的天人合一。

2017-12-27 22:10:33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7-12-28 02:05 编辑








        银杏树下的人文创作,摄影师可以进行摆拍,摆拍是人像摄影创作的重要手段,但摆拍的最高层次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在师法自然的原则下规避人工的秩序,最好有两个不同年龄的人,正在劳作,将她们放在日常生活中来表现,抓拍她们自然生动的神态动作,不一定表现出她们具体的面容和表情,只要能通过动作和服饰,传达出现场气氛即可。中国艺术强调由人工返归天然,并不是说不要人工,而是要尽最大努力将人工秩序降低至最小程度,以此归复于自然的秩序。摄影创作是人工的活动,无论是前期的光影、色彩和构图,还是后期处理、二次构图,都离不开大量的技术性操作,但这些都是为主题服务的,只有将技术性的东西做到不露痕迹、无人工斧凿之象,自然而然,才是“天工开物”,进而体现出“天趣”。



2017-12-27 22:15:47 举报 回复






        银杏村的摄影创作过程中,有两种思路,一是尽量有人出现,并将人放在与树的亲切关系中来处置和描绘。因为,银杏村并非是一个自然景观,它是人工的产物,人为的结果,如果缺少了人,就少了作品的灵魂。
2017-12-27 22:17:34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7-12-27 23:35 编辑








        另一种创作思路是没有人出现,但能看出作品孕含的生命感。如上,树干的沧桑、厚实和叶子的绚烂、热烈形成对比,表达出“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的生命力。所以,一幅银杏村摄影作品,如果看不到人与树的亲切关系,没有表达出历史感和生命感,那么,再精心的构图、再完美的影调、再浓艳的色彩、再瑰丽的光影、再细腻的质感,都是表象,很难触动观众的内心和情感。



2017-12-27 22:20:08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5 11:01 编辑

        此行的第二站是和顺古镇,古名“阳温墩”。和顺镇位于云南省腾冲县城西南四公里处。2005年央视中国魅力名镇评选中,和顺以面向南亚的第一镇、火山环抱的休闲胜地、中华文化与南亚文化、西方文化交融的窗口、大马帮驮来的翡翠之乡、西南丝绸古道上最大侨乡、六千居民和谐生活的古镇景区等六大魅力而入选。“远山茫苍苍,近水河悠扬,万家坡坨下,绝胜小苏杭。”——民国元老、曾任代总理的李根源先生曾赋诗赞赏和顺。李根源先生是云南梁河县人,梁河在民国时属腾冲县,距和顺不到三十公里,所以也基本算是个和顺人了。
        和顺古镇的拍摄元素较多,在较短的时间内不可能一一涉及,我建议重点表现两个方面:普通人家的传统民居和附近腾冲城内的国殇墓园,前者是小镇历史的传承,后者是和顺乃至腾冲精神的象征。



        和顺曾是马帮重镇和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各种外来文化在此交融,也是著名侨乡。明清时期的祠堂、牌坊、古镇等遍布古镇,整个古镇基本保持着明清时的建筑风格。


2017-12-27 22:23:00 举报 回复
一看就是有功力的啊
2017-12-27 22:23:51 举报 回复




        和顺是一座历史悠久始建于明朝的汉族古镇。因小河绕村而过,故名“河顺”,后取名“士和民顺”之意,雅化为今名。古诗有云:云涌吉祥,风吹和顺。这里曾是马帮重镇、古西南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因其封闭、传统的环境,完美地保留了明清汉族文化的特色,被誉为中国古建筑的活化石。   
2017-12-27 22:25:45 举报 回复
金灿灿的林子
2017-12-27 22:52:47 举报 回复


        走进和顺,你能领略到她的古朴幽雅和田园风光。宗祠、寺庙、洗衣亭、大月台、照壁、巷道总大门等古建筑与乡间民居浑然一体。和顺原有牌坊9座,可惜“文革”中均毁。后新建、恢复了和顺顺和、文治光昌、冰清玉洁、盛媺幽光四座牌坊。
2017-12-27 23:20:35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5 11:02 编辑







       和顺古镇的特点是房屋随路转,在路网之间依据地块形状、面积、地势差来设计房屋。聚落建筑从东到西,环山而建,依山势渐次递升绵延两千米,集古刹、祠堂、民居于一体,建筑层次分明。和顺巷子里的石路闻名遐迩,是用腾冲特有的火山石铺成,而且路的中间专用平整的一至三行石条铺就,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作“灯芯石路”。
2017-12-27 23:22:25 举报 回复



        寸、李、尹、刘、贾是和顺的五大姓,他们原籍四川重庆府巴县,其祖先在明代随傅有德、兰玉、沐英征讨金齿、腾越而南来。事平后,即世代留守边地,繁衍生息。和顺先民“聚族而居”,每一族居住的地名和巷道以姓氏或籍贯命名,如尹家坡、赵家月台、寸家湾、刘家巷等,在路口、巷口还建有坊门。这是著名的寸氏宗祠,与和顺其它传统的飞檐斗拱、瓦木结构不同,有典型的南亚风格,是一座中西合壁的建筑。
2017-12-27 23:36:33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5 11:17 编辑




        如今这些仍然保存完好,建筑样式各具特色的宗祠,已成为和顺辉煌的文化艺术瑰宝,成为和顺历史上灿烂的物质文明成果的见证。寸氏宗祠里悬挂的匾额楹联极为丰富,其中尤为珍贵的是明朝万历年间著名儒将邓子龙(后来在援朝抗倭战场上牺牲)为缅怀“桥头老爷”寸玉提书的“白发朝仪”匾额。
2017-12-27 23:37:49 举报 回复



        寸氏宗祠内陈列的明清玉器加工打磨机。
2017-12-27 23:38:59 举报 回复




        翡翠文化源于中原玉文化,但又有着独特的传承和发展,具有地域文化的色彩。只要在腾冲生活一段时间,都会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这种深深的、浓浓的地方文化气息。但翡翠业是个多风险的行业。从业者必须与缅北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必须运用经验与运气与自然进行“赌石”,所以素有“十赌九输之说”。但就是在这种成败之间,一代代、一批批的腾冲人,以坚韧不拨的精神,跋涉在这坎坎坷坷的翡翠路上。



2017-12-27 23:40:39 举报 回复



        和顺图书馆为中国最大的乡村图书馆之一。前身是清末和顺同盟会员寸馥清组织的“阅书报社”,后经海外华侨和乡人捐资赠书,于1928年扩建为图书馆,1938年新馆舍落成。迄今有藏书7万多册,古籍、珍本1万多册。图书馆的建筑为中国传统的楼房建筑,前置花园,美观素雅。拾级而上,依次是大门,中门,花园,然后是图书楼藏珍楼、景山花园等。
2017-12-27 23:42:02 举报 回复
这张大理三塔厉害
2017-12-27 23:42:52 此评论来自 游侠客APP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7-12-28 03:02 编辑




        行走在和顺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小巷里,我最为钟情的是普通人家的传统民居,每一块青石板上都有岁月的痕迹,每一栋民居建筑都有一段隐秘的故事。这些民居宅院中尤具地域特色的是以火山石堆砌的石阶,遇到雨水天气,能很好的起到防滑作用。



        













        和顺的传统民居多达1000多座,其中清代民居有100多幢,被誉为中国古代建筑的活化石。岁月悠悠,在每户人家的门前,都流淌着曾经的故事,都承载着过去的时光,都有着说不尽的喜怒哀乐和酸甜苦辣。
2017-12-27 23:49:49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7 00:33 编辑

        至和顺乃至腾冲旅游,不能不前往瞻仰国殇墓园。墓园位于腾冲市内,占地80余亩。1945年7月7日落成,是全国建立最早、规模最宏大的国军抗日烈士陵园,为纪念光复腾冲的第二十集团军阵亡将士而修建。辛亥革命元老、爱国人士李根源先生取楚辞“国殇”之篇名,题为“国殇墓园”。



        瞻仰逝去的英灵,追忆悲壮的历史。这里安息的,是为了挽救民族生存和危难,壮烈殉国的民族英雄。
        明朝洪武年间,明王朝派兵平定了边地叛乱,在腾冲屯兵,用腾冲的火山石砌城墙,建起了一座宏伟的石城。1942年5月日军切断滇缅公路,占领了包括腾冲在内的滇西地区,使得大量国际援华物资不能抵运中国,极大的影响了全国抗战。此后的腾冲便成为了滇西抗战的主战场。1944年夏,为了重新打通中缅公路,策应密支那的中国驻印军作战,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向占据腾冲达两年之久的侵华日军发起反攻,经历了数次殊死血战,终于将盘踞腾冲的日军全部歼灭,六千多日军官兵,无一漏网。这是滇西战役中全歼侵略者最彻底的一次,战斗极其惨烈。远征军仅阵亡官兵就达8671人,其中军官1234人,地方武装阵亡官兵一千余人,盟军(美)阵亡将士19名。远征军将士在腾冲城内和日军展开了逐房逐屋的争夺,当终于收复腾冲时,腾冲城内“没有一片树叶没有两个以上的弹孔,没有一所房子可以遮风避雨。”腾冲城几乎被夷为平地,其惨烈程度在整个抗日战争中都是罕见的,由于战斗极为惨烈,这次战役被历史学家成为“焦土抗战”。中国军人、滇西各族人民、爱国同胞同仇敌忾、浴血奋战,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1945年1月20日,远征军在滇西人民的浴血支持和美国盟军的协助下强渡怒江,把侵略者彻底赶出了国境,取得了滇西抗战的最后胜利,这是滇西人民的骄傲,也是腾冲人民的骄傲。



        挡土墙上嵌有蒋中正题,李根源书的“碧血千秋”刻石。庄严肃穆的忠烈祠为重檐歇山式建筑,上檐下悬蒋中正题“河岳英灵”匾额,祠堂正门上悬国民党元老、现代大书法家于右任书写的“忠烈祠”匾额。


        纪念塔建于坡顶。坡上苍松翠柏,青草黄花,高大的纪念塔位于小团坡顶上,静谧而肃穆,镌有李根源题书的“民族英雄”。




        烈士墓冢绕塔而建,呈辐射状葬于缓坡周围,有3168座排列整齐、挺然屹立的碑石,烈士冢的碑上,刻有阵亡将士的姓名、籍贯、军衔和职务。肃穆安静的苍松翠柏下,英灵永存,让历史铭记民族英雄碧血千秋。



        寸性奇将军(1895年-1941年5月13日),字念洁,抗日名将,出生于腾冲县城关镇二街(四保街),汉族,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少将(1942年6月追赠中将),是抗日战争期间阵亡的中国军方高级将领之一,也是腾冲国殇墓园内军衔最高的一位。1941年5月血战中条山,军长唐淮源、师长寸性奇等滇军将领壮烈殉国。2014年,寸性奇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寸家满门忠烈,除寸性奇外,其弟寸性禄、寸性福都先后在抗战中为国捐躯。
        中条山之战,寸性奇身先士卒,右腿被日军炮火炸断,身中八弹,他却不顾自身,要求团长等人突围:“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拚尽最后一点力气,拔剑自杀。其父寸大进老先生是前清腾越守备,曾在滇缅边境带领军民英勇反击英军进犯,日军占领腾冲后,失子之痛,失地之恨,家仇国恨一齐涌上心头,深恨已经88岁高龄,无力报国,更不愿做亡国奴,于一棵老松树下绝食7天7夜后而亡,死后双目不瞑。




2017-12-27 23:57:00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7 00:34 编辑






        在从腾冲前往怒江的途中,经过松山战役纪念碑。松山地处滇缅公路上的咽喉要地,号称“东方直布罗陀”,地形极为险要。1942年日军进犯滇西,占领松山后,在此构筑了密集的阵地,苦心经营,妄图作为长期坚守的据点,阻止中国军队收复滇西。1944年,中国远征军经过3个月零3天的战斗,攻克松山。全歼日军1260余人,远征军伤亡7600余人。
        松山战役是滇西抗战中的关键性战役,是中国战略反攻阶段的转折性战役,也是中国军队首次歼灭一个日军成建制联队的战役,被美国西点军校作为二战中山地丛林攻坚战经典战例录入教材。松山战役也是近年来热播的电视连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南天门战役的原型。





        松山是用英烈鲜血筑成的红土地。这是在松山主峰上鸟瞰潞江坝,可以看出,是典型的易守难攻之地。照片非本次拍摄,摄于2014年7月。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这是郁达夫的名言。中国历史既是一部气壮山河的历史,同时又是一部灾难深重的历史。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正是因为有了为国赴难的英雄,舍生取义的英雄,威武不屈的英雄,中华民族才能面对挫折而不倒,历经劫难而不衰,中华民族的未来才充满着希望......

2017-12-28 00:01:32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19 18:28 编辑

        从腾冲沿西北方向,不到100余公里,即进入中国地图上“鸡屁股”的位置——云南怒江州。怒江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的南麓的吉热拍格,流经西藏、云南、出国境穿过缅甸,最后注入印度洋。上游藏语叫“那曲河”,因江水深黑,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称为黑水河,往东流入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之间的峡谷后,当地的怒族称为“阿怒日美”,“阿怒”是怒族人的自称,“日美”汉译为江,含义为怒族人居住区域的江,故名怒江。云南境内的怒江,奔腾于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之间,两山海拔多在4000-5000米。怒江河床海拔仅800米左右,河谷与山颠等相差达3000-4000米,形成著名的怒江大峡谷。峡谷在云南段长达300多公里,平均深度为2000米,最深处在贡山丙中洛一带,达3500米,因此又被称为“东方大峡谷”。
        冬季的怒江大峡谷幽静深邃,怒江水一改夏秋季节的奔腾咆哮,静静向南流淌。沿峡谷的泸水、贡山、福贡等县境内生活着傈僳族、怒族、独龙族、藏族等少数民族。因此,怒江大峡谷的拍摄,既有以地理形态为主的自然风光,又有以民俗风情为主的人文创作。



      

        



        溜索的拍摄,并不一定要完全表现过江在溜索上的场景,可以通过一些特定的现场信息,表达出另一层含义,激发、调动观众更深层次的情感。因为千百年来,溜索人时有坠落江中的不幸事件发生,对于居住在两岸的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群众来说,每一次在溜索上来往时,最牵挂的还是家中的亲人。因此,我力图表现出这个场景,这个为我们表演溜索的傈僳族大哥的妻子,在为他仔细检查背带,既是对丈夫的担心,又是临别的嘱托,出发前的丈夫,则深情的凝视着自已的妻子。虽然没有出现溜索过江的场景,但其中蕴含着的情感与意义,超越了前面两张照片。

        中国艺术创作虽然讲究虚实相生,但总的指向是“虚”,“实”只是表现“虚”的手段,也就是说,能看到的“有”是为了表现看不见的“无”。前人所说绘画“实景清而空景现”、“真境逼而神境生”(笪重光)、“古人用心在无笔墨处”(恽正叔);诗词文章“凡诗文妙处,全在于空”(严冬友)等,都为此意。在艺术创作中,因为越具体的形象,指向性就越明确而涵盖性被削弱;交代事物越具体,画面的想象空间就越小。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曾指出:“相片把事物看得忒真,没有给我们以想象余地。所以相片,只能抄写现实界,不能创造理想世界。图画就不然。图画家用美术眼光,加一番选择的功夫,在一个完全境遇中选择了一小部事物,把它们又经过一番理想化,然后才表现出来。惟其留着一大部分不表现,欣赏者的想象力才有用武之地。想象作用的结果就是一个理想世界。”朱先生说的这个“理想世界”,就是艺术作品的意境。


2017-12-28 00:07:59 举报 回复



        怒江澡塘会是怒江地区傈僳族一个独具民族特色的传统盛会。一百多年来,傈僳族按照传统风俗习惯,每年春节初二至初六,都会三三两两,相邀至泸水县的鲁掌镇登埂春浴。即使还未到赶澡塘会的季节,也会有不少前来体验的人群。澡塘会的拍摄,要在尊重当地风俗的前提下进行。我建议不要靠近,而是将其放在地理环境中来体现,表达出傈僳族人依山傍水,怡然自得的情趣。
2017-12-28 00:15:33 举报 回复
本帖最后由 高原凌鹰 于 2018-1-6 23:10 编辑

        离开沪水县,驱车前往福贡县老姆登村,“老姆登”是怒族语的音译,意思是“人喜欢来的地方”,位于福贡县匹河怒族乡东边,村子坐落于碧落雪山半山腰间的缓坡地,怒族、白族(勒墨)杂居,以怒族居多。2017年12月,老姆登村获评2017中国最美村镇50强。
        老姆登村的拍摄,主要是皇冠山、老姆登基督教堂、自然朴素的怒族村寨以及怒族家庭人文创作。
        到达时已是夜晚,由于这里地处深山,周围没有强烈的光污染,非常适合星空夜景拍摄。



        我们居住的客栈阳台是一个较佳地点,可以仰观天际星河,俯察峭壁峡谷,远游皇冠群峰,近睹教堂池影,实现仰观俯察、远近游目的宏大视野。但由于当晚有月亮出没,无法同时拍摄星空,所以,我采用二次曝光,在月亮未出山之前先进行第一次曝光,拍摄上方银河,凌晨二时以后,月亮从后方山峦升起,进行第二次曝光,让下方的教堂和民居得到充足受光。
        银河拍摄的技术性要求,我简要归纳为“四大一长”,即大光圈、大广角、大景深、大(高)感光度和长曝光,技术操作其实不难,实践几次即可运用自如。难的是如何从美学的角度来表现星空,如何与地面景物进行有机的结合。这相比技术操作要难得多。因为没有合适的地面景物,就成了单纯的天文摄影,无法将中国博大精深的天与地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宇宙与万物的关系表达出来。因此,地面景物如果模糊不清,漆黑一团,不辨形状,噪点严重,都不是一幅合格的星空照片。特别在北半球,由于银河大多呈竖直状,星空在构图中必须面积较大,才能体现出星垂平野、星河欲转的广阔和浩渺。由此地面景物必须稳重有力,影调要稍暗于上方的星空,才能起着稳定和均衡的作用,才能在较暗的场景下与上方的星空互为支撑。






2017-12-28 00:20:03 举报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使用 高级模式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相关热门游记
游记目录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提交成功!
请先登录

意见反馈

游侠客APP

游侠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