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百褶裙(下文简称初夏),她一直是循规蹈矩的乖孩子,毕业后做了一名看上去体面的外科医生。但骨子里对自由的向往却一息都没停止。在即将步入三十年华的时候,终于迎来了她的“初夏”,决心挥别平淡的生活去追梦。



未知的世界充满着吸引力,行至更远的路,历经更多的景,那些旅途中的点滴已然触动初夏的灵魂,并改变着她对世界的认知。“无知与浅薄”的恐惧支配着她渴望探查更多的新事物。


初夏的百褶裙
初夏的旅行不单停留在”行万里路”,她更多的是探查当地的文化习俗,去日本会切身融入当地百姓中,领会传统节日。去印度,探索宗教、探索信仰、探索人文.....她作为一名无神论者又怎会接触印度的宗教信仰问题呢?




初相见到相识






尼罗河邮轮的甲板上,一个邮轮服务生走过来套近乎。
几句应付式的回答后,他问初夏:“你信仰什么宗教?”
“不好意思,我不相信神明,也不信仰任何一个宗教。”
他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天呐,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不相信神明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上帝啊,是神创造了你和我,还有世上的一切。”他的双目熠熠发光,仿佛看到了眼前的神明。
他绘声绘色的描述:“每个人身上都有两个神明,一个会记录你一生所行的善,另一个会写下你一生所犯的错,生命枯竭的那天,神明会称量你一生所有的善恶,以决定你是去往天国还是跌入地狱,所以我一生都会行善的。”
他认定神明给予我们所需的一切,“你看,我们头顶的明月,是神赐予它的光辉,给黑暗中的大地带来光明。”
“不对,月亮是不能发光的,它只是反射了太阳的光!”打断他似乎不礼貌。但无法反驳的科学常识让他哑口无言。
他开始陷入长久的沉默和思考中,初夏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好奇他会以怎样的回答结束此刻的尴尬。
突然,他似乎醍醐灌顶,眼神坚定的抬起头,兴奋得又像个孩子一样,说:“太阳的光芒是神给的啊!”看他开心得犹如孩童得到最喜欢的糖果般的表情,初夏只是冲他笑笑。
 
那天之后初夏对信仰对宗教多了一份敬畏。初夏开始仔细聆听无论是穆斯林还是印度教派每天准时的诵经。那些根本听不懂的低语开始变成美妙的音乐旋律,浮躁的内心变得平静。


 

 

从此不曾错过







之后,身边路过每一座教堂,初夏都会为它停留片刻,拍照留念。喜欢它,单纯是从美学的角度。
 
一个正午,被烈日烘烤得明晃晃的教堂前,信徒们的热情地迎接圣母像的游行。初夏以一个旁观摄影师的身份站在激昂澎湃的教徒群中一个偏僻的角落,注视着仪式队伍缓缓走过来。

烛泪滴落在他脸上,混合着夏日的汗珠,淌过他晒红的脸颊。Sacristan坚定的目光,承载着信仰的力量。
 
心中有神明的人是多么幸运。在人生迷茫的时候,有神指点迷津,指正人生的方向,在人生低谷的时候,神会陪伴在你身边,给你坚持的力量。从那以后,初夏的心里又多了一份敬畏与尊重。


 

 

深深地记住你





如果说哪里让灵魂得到最痛彻心扉的拷问,那一定瓦拉纳西——那座矗立在恒河边承载着无数印度教徒期望的城市,也是饱受外人诟病,集脏乱于一身的城市。

初夏的行李箱已然难以避开随处可见的牛粪。耳边充斥着车鸣,眼前满是营养不良的身躯。贫瘠的地方,满大街的流浪狗怡然自得地晒太阳,有人提供食物,有人供地毯栖息,那些睡大街的流浪者会匀出破旧的毯子给流浪狗。路边枯蒿得如同沙漠里树皮般的皮囊下面,初夏看到的却是无比富裕、高贵、饱满、纯净的心灵。灵魂如此贫瘠空虚的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嘲笑诟病人家表面上的“脏”呢?

 
 

在这里,每天都上演着生离死别。贫穷、饥饿、病痛。混乱中,唯独没有恐惧,他们平静坦然地面对死亡,因为在他们眼中死亡只是另一个轮回开始,恒河便是天堂的入口。
 
每天清晨,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来到恒河边,怀着虔诚的心情,走进恒河,以求用圣水冲刷掉自己身上的污浊或罪孽,达到人生超脱凡尘、死后到天国永生的愿望。印度教徒更是虔诚地认为用恒河水“冲洗身上的过失”是莫大安慰和荣幸。

 
 

他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来世,对于现世的苦难便可以这般消极和坦然。恒河岸边,横七竖八栖宿着许多等待死亡的穷人,他们饥寒交迫、肮脏不堪,却默然承受,不争取、不哭诉、不埋怨,只是等待生命在这座城市燃尽。因为按照惯例,无家可归的逝者可以免费火化遗体,实现他们把骨灰倾入恒河的心愿。



 

 

相遇只能随风





3月,初夏匆匆踏上开往春天的航班。她想借用浪漫的樱花来洗刷在印度时心灵累积的的苦涩。一晚的夜巴,在那个清晨,初夏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艰难地走在石板路上,一路发出与周边尚未苏醒的街道不和谐的车轮声。按照手机导航行至大致的地点,初夏在附近人家门前张望,不时引来主妇们出来主动指路,她们英文不好,找不到合适词汇表达的时候会露出焦急的神态。虽然他们一再查看地图,最终也没能找到住址。一位主妇安慰我道:“如果你找不到酒店,可以来我家住。”初夏不好意思打扰人家,谢过之后装作突然找到位置,然后离开。用邮件联系上房东来接初夏,为了方便房东找着,便在神社门口坐下,安心等待。那位指路的阿姨大概是担忧是否有找到住所,在门口四处张望,此时她看看见一脸疲惫的初夏坐在神社门前,特意带上她老公来帮我提行李,准备接初夏回家。

原来在旅途中我从来不是一个人,那些心有神明的善良人儿会适时走入我的世界,递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给我前行的力量,而后离开,原来我这位心中没有神明的可怜人,一直在悄悄地被他们的神眷顾着。


 

 

结束语





对于我们这群无神论者而言,信仰离我们又近又远,远是因为我们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近是因为它切切实实给了我们身边的人无尽的力量。侠侣精神可以是事物上的、也可以是肉体上的、也可以是精神上的,印度宗教便是给了信徒们精神上的帮助,当人们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人们坚信上帝会帮助他们,这就是精神!而我们无神论者更多是相信自己,很难能理解他们吧!我想在初夏的传承下,会有更多的人理解吧,不知你看了这篇文章后有什么感受?回复“敲门”后台找我哦!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 09011712 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浙江游侠客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杭州途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许可证编号:L-ZJ-CJ00161

© 2018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浙江四海方圆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杭州市旅游投诉电话:0571-96123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