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的摄影师

2018年5月18日,我以一名摄影跟拍师的身份,被骗到宜昌车盘溪。
说好了,只拍照、不溪降。
要不说我太天真呢,哪有只拍照不溪降的呢?哪有不溪降只拍照的呢?不溪降,你如何拍照?
所谓溪降,是自上游向下游在悬崖处沿瀑布下降的运动,是在一条峡谷中从上至下的穿越之旅。请问,如何能只拍照不溪降?自从踏上“贼船”,这便是一条不归路。
车盘溪在湖北宜昌,长江三峡西陵峡所在地,受地层岩性、地质构造、新构造运动影响,形成以震旦系至三叠系碳酸岩组成的褶皱山区,常年雨量充沛,受水的冲刷切割形成溪谷,在宜昌被称为溪降圣地。
但是,它仅仅只是新手入门小白级线路。
一大早,宝玉、喵喵和我三个人,乘坐7:20的动车从武汉至宜昌东。火车开出不久,猛然抬头间,发现窗外风云变换,乌云压顶,仿佛黑夜。我和喵喵大惊,这是暴风雨来袭的前奏呢!我们让宝玉确认行程:真的还要继续溪降吗?
在那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武汉经历了一场轰动朋友圈的雷暴雨。可车行至宜昌,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据说,宜昌头天晚上下了一整晚的暴雨。
教练已经等在车站,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到了车盘溪上游溪降起点,按教练要求,换上潜水服、潜水鞋,戴上安全帽和溪降装备。沉重的装备武装上身,人也变得笨重起来,热得大声抗议的我们,被教练告知:等下你们就知道这装备的好处了。
一开始的路程,走得轻松且怄意,此时我还不明白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趟什么样的行程,我以为不过和溯溪差不多。
我带着随身相机,不时拍拍照,我还没有忘记今天的使命:摄影跟拍。可是这样美好的时光大概只持续了半个小时。我发现水越来越深,水流下是凹凸不平大不不一的碎石,一个踉跄,人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相机就难说了。
我只能收起相机全心全意看脚下的路。而宝玉带来的防水相机,居然没电。没电!
看来我是来溪降的,不是来拍照的。

一道又一道关

走了一小截后,来到第一个关口。
有必要提一下,我体重不足90斤,头天晚上一晚的暴雨过后,此刻山谷中的水量特别充沛,我在第一个关口就败下阵来。在水流的冲击下,我完全没有办法站稳,连脚都抬不起来。教练用脚抵着我,助我走过水流量较大流速较快的地方,可是面对接下来的陡坡,教练犯了愁,我心里犯了怵。
这个小陡坡现在看来其实并不难,对教练来讲,也只是小菜一碟。只是那天水流急,平时那里一般淌水而下,也没有固定绳索的地方,教练带着我和喵喵两个小白,其实萌生了退意。因为这个小陡坡只是第一个关口,后面的几个落差大的地方,我们能顺利通过吗?
我其实在心里无比期待教练说今天水流太大,通过不了,原路返回。面对教练不停的摇头,我拼命附和着点头。可是喵喵这个小妖精,冒出无比的期待和勇往直前的表情,宝玉自然也是想下的。教练上下左右打量后,决定用自己作为支撑,把绳子挂在自己身上,我们依次拉着绳子攀援而下。
紧接着,是第二个关口。
这是一个小型溪降,算是预热,教练用的短绳,下到底的话,绳子差一截,你得在到底端的时候,张开双手,闭上眼睛,仰面朝上掉落到水潭中。
我不会游泳!
可是我自认为还很勇敢,那种凌空仰躺的感觉还不错,虽然没有经验的我,除了张着双手,还张着嘴巴,不可避免地喝了两大口溪水。缓过劲来的我,扑腾着划呀划、蹬呀蹬,蹬到双腿似乎要抽筋了,还在原地打转。
这么笨,真没人能拯救。
我不知道怎么游上岸的。
上岸之后的我看到我面前出现一条山路,我喜上眉梢,我以为我们不用再淌水了,可是我看到教练并没有从我们溪降的地方下来,而是从旁边的小路上绕了下来。
深深的欺骗!
我还没有来得及愤愤不平,就发现教练没有走那条山路,而是继续沿溪流而下,我追在教练身后一边跑一边大声喊:“教练,教练,不是从这里走吧?”教练笃定地朝前走,任凭我的问号消失在风中。
我拉住随后过来的宝玉,不死心地问:“宝玉,从下面走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往山上走?”
宝玉一边背着绳子往教练的方向走去,一边指着湍急的溪流说:“走这边。”
我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不管走哪儿,反正不能一个人待在这儿。
教练停在“冲马桶”的地方,绳索已经打好了结。他看着我:“你是冲马桶下去,还是拉绳索下去?”
所谓冲马桶,请闭上眼睛把自己想像成一坨便便被马桶冲下去的感觉。没错,这个地方真的名符其实,左右打着旋,最后汇聚成一个点,随着水流落入潭水。
我想都没想,可以选的情况下,我不要冲马桶。我是一名摄影师好吗?我不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我不喜欢探险!
最关键的是,我不会游泳,我怕水。
教练把我从绳索上放下去,然后我又一次在水潭里原地打转着奋力向前,又一次体验着腿抽筋,又一次让冷冷的溪水拍打在脸上。不过这一次没有喝溪水。
教练让我找个地方坐好不要乱动,前面是此次落差最大的溪降处,一个不小心滑下去的话,轻则骨折,重折不省人事。然后他去辅助喵喵和宝玉冲马桶。
教练一脸的严肃,让我不敢乱动。坐在湿滑的岩石上,猛然发现打在安全帽上的雨似乎越下越大,喵喵和宝玉还在磨磨叽叽,我抬头看着山谷中的天,雨连成线落下来,溪流欢快的奔腾而下,我突然很害怕。越来越害怕,控制不住的害怕。
喵喵下来了,走到我身边,我也许在喃喃自语,也许在对喵喵诉说:“我想回去!”
喵喵这个傻姑娘,拍拍我的背,搂过我,试图安慰我:“没事的。”
“你看,下雨了,并且越下越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现在在峡谷,我们一直在往下走,这样下去的话,会越来越危险,万一雨一直不停呢?万一上游在下暴雨呢?万一山洪暴发呢?”我吓得不敢再说,脑海中想象着我们被山洪冲跑、上下挣扎的模样。
喵喵看着我,她说从我的眼里看到了绝望。
宝玉也下来了,代价是眼镜被冲到了“马桶”底。
一个没有了眼镜的宝玉,两个新手小白,一个似乎在后悔的教练。
教练看到我们前进速度如此慢,看着越来越湍急的水流,他说早该在第一个关口就原路返回。
细思极恐。
教练过来了,我拉着他,几乎快哭出来:“教练,我不走了,我要回去。”
我想,每一个碰到我这种讨厌的队员的教练,一定都是火冒三丈的。非勇敢者勿入,你干嘛来了?
但是我想,每一个教练,一定会碰到不少像我这样讨厌的队员,他们一定早就习惯了。教练几乎头也没抬:“回不去了!”
“可是刚刚上面不是有一条山路吗?我们可以从那条山路出去吧?”我还对那条山路抱着无限大的期望。
“那里不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通,但是我知道,没有回头路了!除了一往无前,没有别的选择。既然回不去,那么,只能前进!
跃过一个急流,我们停在一个大瀑布前面。
教练说这是此行落差最大的瀑布,有40米高,过了这个瀑布,前面将会一马平川,再无难点。因为水量过大,教练放弃溪降,选择从旁边的山体下降。
没有了退路的我,反而平静下来。
其实溪降不是多难的事,掌握好要点,调整好心态,脚踏稳,心放平,安全有保障,我们要过的,只是心理关。
我感觉并没有40米高,似乎很快就到了水潭,水潭很深,我扒在石头旁,看着溪水冲下来,看着雨一直下。
所有人都安全下落,教练游过潭水,放过来绳子,我拉着绳子踩着水过去,像武林高手一样,心里竟然莫名觉得好玩,像回到小时候。
最难的已经安全通过,也到了午餐时间。我们拿出路餐,坐在雨中的岩石上,一口干粮一口水,就着雨水果腹。
潜水鞋里装满了水,潜水服并不防水,但是并不觉得冷,反而觉得很暖和,这就是教练说的潜水服的好处了,可以保暖。
教练说,在山顶,有个水库,其实不管下多大的雨,这里都不会有危险,因为有水库控制着水量。车盘溪属于休闲和新人溪降体验线路,来玩过一次的人,还会再来的。
“打死我也不会再来!”我大声喊。
我是被骗来的、摄影师、中年妇女、全职在家八年、不会游泳、我不是极限运动爱好者,我才不会再来!
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进,前面还有最后一个难关——跳潭。
所谓跳潭,当然就是从高处往潭水里跳,说简单很简单,心一横,没什么大不了。说难也很难,很多人怎么也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不敢纵身一跃。
我们可以选择从最高处跳,那样挑战更大,10米高。也可以从中间凸出去的低处往下跳,5米高。那天水量大,潭水水位上涨,估计落差缩略。
宝玉第一个跳,毫无悬念。
喵喵第二个跳,她是勇敢者,也没有悬念。宝玉都还没来得及准备好手机,她就完成了跳潭。教练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我第三个,别无选择了。我小心翼翼挪到跳台,不敢站起,我回过头看着教练,像是在求助,又像是想获得力量。教练一甩头,示意我跳。
我迅速站起身,闭上眼睛,同时没忘记闭上嘴巴,纵身跃了下去。我记着教练说过的,不要犹豫,越犹豫越不敢跳。教练还说过,跳下去之后不要慌张,两秒后会自已浮出水面。
喝了两口水后,我终于扑腾在水面了。虽然游不动,虽然腿隐隐在抽筋,我还是尽力往前划,毕竟前方就是胜利。

那颗奇怪的心

我想,在每个人的心里,一定都有一个冒险因子,都向往着挑战那个更勇敢的自己。
其实早在一两年前,就对“溪降”、“跳潭”这样的字眼跃跃欲试过,可是却没有付出最后的行动,很难说这次被骗过来不是心甘情愿,我想,一定是心底的冒险因子在蠢蠢欲动,在呼唤着那个勇敢的自己。
我高兴地看到,我终于完成了这项以前不敢挑战的运动。
接下来的路程,如教练所说,没有任何难度,沿着溪流一直往下,除了脚底调皮的石头带给你一个又一个陷阱,再没有需要挑战的地方。气氛也变得轻快起来,我紧跟在教练身后,一前一后,有说有笑。
到达出口时,雨也停了。
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呢,一条初级溪降线路,竟然哭着闹着要回家,是有多衰?
我们回到宜昌东站,雨过天晴。终点到起点,一切竟然如初,好似一场梦,好似这不过是梦中的探险一般。
不同的,是双脚浮肿、双腿有如灌铅、双臂麻木僵硬,可是内心,却充沛丰盈。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