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白

不用裁成16:9, 重庆 自有它的故事感。
我跟 重庆 的缘分,好像总是差了点。听说过、中转过、错过过,就是没能遇见过。
航班穿越了 江南 的春天降落在江北机场的跑道上,这次我不再从 重庆 路过。我们为它而来,为看一眼山雾和锅底的颜色。

杨家坪

【晚风习习,夜色温柔】

重庆 被叫小 香港 ,我想一半是因为市井,一半是因为夜景。有的人热爱夜晚的放纵,有的人畏惧夜晚的黑暗。 重庆 的夜色,刚好给每个人都留了一个位置。WFC高调的表白墙、洪崖洞璀璨之中的闹哄哄、江边无人的长椅、街边苍蝇馆子里微弱灯光下一锅又一锅翻滚的红汤,这些都是 重庆 的夜能够给你的温柔。我从来不是城市霓虹的拥趸,在 重庆 拍夜景,为的是一份隔岸观火的代出感。渝中半岛上耸立着 重庆 最密集的水泥森林,所以隔岸观火的岸,一边可以选在嘉陵江对岸的大剧院站附近,一边可以选在长江对岸的南滨路上。

·大剧院

大剧院是个很特别的建筑,像是一片片单体结构拼堆在一起形成的巨大异形体。剧院附近人不多,从旁边的小路可以下到江边,我们去的时候水位很低,有大片干涸的滩涂可以落脚。这一天我们从日落等到天黑。刚去的时候只有零星几个人在钓鱼或拍婚纱照,等天色暗下来,有更多的人过来看夜景,但总体还是很安静的。

↓沿着这样的小路下来,就能走到江边

夜渐深,热闹的洪崖洞终于粉墨登场,千寻的爸爸妈妈还在贪吃吗?千寻找到了她的白龙吗?白龙又找回了他自己吗?

这是另一侧高架桥上的一个经典机位,拍的人多了感觉没什么新鲜感了,但这个↓“重庆你好❤️世界你好”,还是有点治愈。

Tips: 拍千厮门和洪崖洞夜景的两个机位分别在如图所示的两处,有兴趣可以再多在附近走动走动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角度。另外,江边石头泥巴都比较多,有的石头还是活动的,不太好走,建议天还有亮时过来、穿舒适好走的鞋子。

·南滨路

长江一侧的夜景,更适合轻装上阵散着步看。本来翔哥想去爬两江汇处的阳光100楼顶,但是我不太想爬,就从解放碑打车到长嘉汇,然后一直走到了东水门大桥,后来又因为百度地图上错误的信息,错过了最后一班索道。佛系旅行,随缘就好。

解放碑的夜晚很热闹,苹果店的楼梯晶莹透亮。门前坐着几位休息的劳动者,最左边可能是位商场里的保洁,中间是重庆最具特色的职业“棒棒”,右边的辨认不出。看着这样热闹的夜晚,不知道他们彼此陪伴着,在惦念着谁,关于生活有什么样的憧憬。

过江之后,就能远远看到江北的大剧院打出了“I❤️江北”的字样。后面圆滚滚的红色高楼,就是我们住的酒店大楼。

Tips:想拍照的话,可能还是大剧院那边更好点。南滨路适合散着步看,除非爬楼,否则没看到什么特别好的角度。一定要拍的话,跟千厮门同款但是多一个尖尖的东水门大桥算是值得一拍。之前做功课的时候,还看到长嘉汇购物公园6楼有一个观景平台,还有咖啡店和餐厅可以一边休息一边看景,也是不错的选择。另外,步行的话,龙门浩月到烟雨海棠一段是经典的夜间city walk路线,我们只走了一小部分,感兴趣可以都走一下,能看到喜来登的土豪金大楼。

·酒店

重庆的摩天大楼多,所以登高望远的事情一部分可以交给酒店,只是隔着玻璃窗没法拍照。我们这次住了跟万豪在一栋楼里的天慕酒店,楼层在万豪之上,view还不错,可惜天气……你懂的。

白天我们的房间可以看到这些↓

不过天气不好的时候是这样的↓感觉很适合当手机背景,绝对素净……

另外也可以借窗外的灯光用大光圈拍大光斑和人像,我们都丑,就直接用道具了。

Tips: 重庆 知名的江景酒店很多,还有跟我们同楼的万豪、解放碑商圈的威斯汀、南岸的喜来登等等,还有一些公寓式酒店和民宿也能看到不错的江景。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车】

重庆 身上的标签太多。“山城”,整个城市建在山上。“江城”,整个城市建在江边( 武汉 稍安勿躁,你也是)。这样的地理条件下,又出现了“雾都”,整个城市罩在雾里( 伦敦 稍安勿躁,你也是)。又因为不服输的人儿,出现了“8D魔幻城市”,整个城市建得像个多维立体迷宫,什么停在8楼的2路汽车啦( 乌鲁木齐 稍安勿躁,你也有)、电梯爬了十多层出门是马路啦、轻轨除了天哪都能上啦,处处充满惊喜和意外。所以 重庆 的旅行没所谓“浪费时间在路上”。买一张票,等一趟车,去一个你熟悉或者陌生的站点,在路上,看山色空蒙云雾暧昧,在站台,拍列车呼啸行人匆匆。

·李子坝

这列穿楼而过的轻轨,常常为 重庆 代言。下车后,从B口出,楼后有些建在山腰上的民居,是蹲守的好地方。或者像我一样懒的,只需过条马路,也能守到轻轨“登堂入室”的荒诞一幕。不必琢磨先有楼还是先有车,你只要知道,居民在高处过得好好的,不紧邻着走车的楼层住,而车站也运行得好好的,不会因为有居民而困扰,就行了。这是 重庆 式的和谐共存。

Tips:只有出站才能感受到李子坝的奇妙哦,因为站内跟别的站点没两样,站外才看得出是在高楼里面。

·牛角沱

牛角沱与李子坝相邻,都在二号线上。天气好的话,能看到李子坝,还能看到轻轨钻山洞。在来时的飞机上,读了一本叫《奇迹》的书,书里的小学生相信,列车交汇时会产生巨大的能量,这样的能量能够促使奇迹产生,所以他们像寻找流星一样寻找交汇的两列 新干 线列车。虽然是小孩才信的东西,可是在牛角沱看到列车交汇时,仍然暗暗地问,我的生命里,还会有奇迹吗?

Tips: 在牛角沱看李子坝要在2号线的站台上,看钻山洞(隧道)要在换乘往两路口方向去的3号线的站台上。牛角沱站还能看到不错的嘉陵江景,值得停留一下。

·杨家坪

杨家坪也在2号线上,是没有做到过攻略偶然发现的一站。在这里,轻轨也会穿楼而过,而且穿的是一栋剔透的玻璃建筑,很有未来感。而古朴的过街天桥、叫卖的高音喇叭和周围建筑的风格,又仿佛出自上世纪末的某个 大城 市。除了极少数的游客,过往的行人大多对穿楼轻轨见怪不怪面无表情,让人怀疑时空经过碰撞和断裂,在这里重新衔接,而淡定的行人,是看不见那来自未来的列车的。

Tips:杨家坪站来去的两个方向都有可拍的,可以来程和去程的时候都留意下。

·皇冠大扶梯

拜我人见人爱的渤哥所赐,皇冠大扶梯作为两路口CBD的王牌交通方式,现在被很多游客追捧。我们去的当天在下雨,仍然看见几个游客模样的大叔大妈在买票。作为曾经的 亚洲 第一长(现役第一居然在 朝鲜 ),皇冠大扶梯可说是深不可测。本来以为之前在 格鲁吉亚 乘过的老毛子修的电梯就够长的了,结果在我大 重庆 被比下去了,不过运行速度还是要 格鲁吉亚 的快一些,算是1比1平,世界 和平 吧。

·菜园坝火车站

菜园坝应该是 重庆 的老火车站。可能每个快速发展的城市都有这么一座曾经热闹非凡现在被渐渐冷落或改造的火车站吧。那里面可能装着多少人最初的离家记忆、最初的旅行记忆,随着高铁站的纷纷落成,与那一句“啤酒饮料矿泉水”一起被碾碎在疾驰的风里。

我们没有进火车站,而是来到火车站南面的一座天桥。在这里,能看到大量的绿皮车停靠在这里,说不定某一列,就常常经过你在的城市。

Tips:天桥与两路口和火车站的相对位置如下图所示“火车天桥”,但我觉得并不是最好的拍摄位置,有兴趣的可以在附近几幢高楼看看能不能拍

·千厮门大桥与洪崖洞

跟夜晚相比,“千洪”白天的景色要逊色不少。但这里不失是一个看车看船看飞机的好地方。城市里的车马匆匆,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些离家打拼的年轻人,不知道是否在这样的匆匆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充实。

望江

重庆 人真的很爱利用屋顶↓,很高的高层楼顶还要装两个凉亭。

大桥上车流如织,一只狗子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世界。

↓朝 天门 码头后面的地皮正在建新的摩天大楼

Tips: 洪崖洞顶层可以拍千厮门,千厮门上面可以拍洪崖洞,但是车经过时会产生振动,晚上长曝可能会有影响。

·长江索道

数一数多少电影、多少综艺在这里拍摄过,就能知道,它对于 重庆 的意义。它是一张名片,即使脏了、皱了,递出去仍然代表着主人的身份。漆着白底红字的箱体经过滔滔江水,把一盒子又一盒子人们安全送达彼岸,使命日复一日地完成,快递小哥一般地风雨无阻。即使周围高楼平地起、新人换旧人,游客几倍的望远镜伸出去,看到的仍然是老电影里华文新魏字体写着的“长江索道”。光是念出这几个字,就仿佛解开一个情结。

索道上看到的喜来登酒店,与马拉西亚双子楼相似形状的金色大厦犹抱琵琶半遮面

从索道上看南滨路↓

湖广会馆

飞跃天际线

如果两列火车交汇会产生奇迹,那两个缆车呢?

Tips: 索道开放的时间是7:30a.m.~10:30p.m.,百度地图上的时间有误。想在索道上自由地拍景,尽量要赶早,避开旅行团。另,从南岸回到渝中的人会比较少。

【你的名字叫红】

而说到颜色, 重庆 绝逃不掉的,是红。它是红岩的诞生地,是被热捧的“网红”,还是拒绝鸳鸯锅、微辣是最终妥协的红汤帝国。

·四川美院虎溪校区

提到川美,大多数人去的是离市区比较近的黄桷坪老校区。但是最近新的虎溪校区异军突起,在各大公众号上频频被推,而且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什么最美美术馆啊、波浪马路啊,甚至还有人把它列在 重庆 最佳赏花去处里。如果你也像我一样迷恋高迪和伊斯兰建筑用的 马赛 克,那你一定要来(哎,宅男们别走啊,不是那种 马赛 克)。

虎溪校区的校门很有特点,让人看到就不禁感叹,不愧是美院,大门都那么特别,凌乱中有点恣意的美感,跟后面规规矩矩的大楼形成强烈的冲突感。而这种冲突感在 重庆 处处存在,反而又显得很和谐。

一进门右手边有一栋楼,是雕塑系的教学楼,不注意看还真以为是个人在上面。

校园里的墙裙里塞满了酒坛子,想当年多少艺术家带着醉意写下或者画下不朽的作品。现在的学院派,可是在用酒坛的符号昭示艺术的百无禁忌?

往校园里稍微走一段路,就开始看到 马赛 克元素了。↓

学校里有很多种花正值花期,有紫藤、杜鹃、油菜花、桃花……学校大门常打开,有很多人拖家带口遛娃的遛娃,遛妈的遛妈,一片勃 勃生 机的大好春光。

穿过花田,一条 马赛克小路就在眼前。眼馋的我恨不得抠两块揣口袋。

路过酷酷的逸夫图书馆,此行最重要的目标,罗中立美术馆,就出现在路尽头了。这里人头攒动,热度毫不比花田逊色。看来大家都很有艺术细菌。其实出发之前我并不知道罗中立是谁,百度后才知道曾经名噪一时的油画《父亲》的作者就是他。川美这座以他名字命名的美术馆是 重庆 面积最大的美术馆,而且通体覆盖着回收的碎瓷片,据说造价每平方米只有90元,啥也别说了,想把家里的墙都贴满了。

接下来又是一个网红打卡地,波浪马路和 马赛克梯田。

在“梯田”上的时候,看到一个奶奶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一会儿用手掐着眉心,一会儿呆呆地望着远处,跟嬉闹着的孩童、追逐奔跑的宠物和换着纱巾摆造型的大妈们形成强烈对比。 重庆 真的是盛产强对比的城市。

Tips: 虎溪校区离市区比较远,可看可拍的也不少,最好要留出一个完整的上午或下午来看,1号线可以直达。

·重庆人在海外(闪回)·

我生命中第一个认识的 重庆 人,是我的一位伯母。我挺小的时候,她和我伯父在 挪威 定居。第一次回国后,她在 重庆 买了大箱大箱的灯影牛肉、火锅底料想带回 挪威 ,结果在海关被扣下了。她分外心疼,之后每次过海关必被开箱检查,直到换了新的护照。那一大箱牛肉和底料,就顺理成章地被送机的我爸带回来了。这是我和 重庆 第一次的缘分。

后来伯父伯母搬去 美国 定居,我去 美国 读书时在他们家过过感恩节和圣诞节。有次,不能吃辣的伯父出差,剩我和伯母以及堂弟在家。得到我可以吃辣的回答后,伯母开心地带我看食品柜里巨大的一袋辣椒,眼睛里闪烁着快乐而贪婪的光:今天我们吃火锅!伯母开心地熬汤备料,整顿饭全是一个人操办的。那会儿我还是一个小清新,接受不了蒜配油这么重口味的东西,伯母给我准备蒜泥和油碟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拒绝。伯母说,要吃的,不吃第二天上厕所不舒服。我秒懂油碟的功能,勉强接受了,并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还有一次,伯母的两个朋友带着孩子来做客。其中一位 成都 阿姨带了一个超可爱的混血宝宝。她嫁了一个 挪威 男人,老公和孩子都吃不了辣,阿姨在吃饭的问题上很是郁闷。来了伯母家, 成都 妹儿和 重庆 妹儿碰在一块,眼神一对就定了:今天吃火锅!说到火锅时, 成都 阿姨眼睛里的光,跟谈老公谈孩子谈车子和谈房子时的都不一样,是跟之前我伯母眼睛里一模一样的,快乐而贪婪的光。可怜的混血小宝那天晚上只吃了点热牛奶和饼干。这么刺激又痛快的食物,与冰冷的 北欧 基因怕是不能兼容。

虽然没有毛肚黄喉鸭肠,但不得不说, 美国 的几顿,是我的真正的 重庆 火锅启蒙。

在伯母家的一些天,她变着法儿地做吃的,牛肉面、火锅、自制的香肠…… 重庆 人对吃这件事真的是很执着。包括我操着一口流利英语的香蕉人堂弟,也继承了他爸妈的基因,吃中餐时长着半颗 四川 胃半颗 东北 胃,完全受不了老美学校食堂里的狗屁中餐。我问他食堂里有没有orange chicken,他很美式地耸耸肩说,ugh, forget about orange chicken.

·石灰市李串串:鸭血鸭血鸭血!!!

我们在 重庆 的第一餐是网红串串,石灰市李串串。它藏在民居里,不好找,导航都未必灵,到了附近找不到就问好了。我也曾经在其它的游记里看到对它的恶评,一度想要放弃,还好最终没有错过它。

这家店的环境着实很一般,像小学附近的脏串儿店,靠着吃货的养活,根本不用在意门脸。我们当天大概是2点多到的,还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老板娘跟我们说要排十多分钟,所以排队时间要根据她说的乘以2甚至3)。快排到的时候,老板娘会给一张菜单,上面有一些单点的东西,但实际上串串的都是在屋里自助取的,所以菜单上的东西不要点太多。

叫到号之后就乖巧地跟阿姨进去吧,手脚麻利点,选完串,剩下的就都交给舌头和胃。有人说这家服务不行,来这种地方肯定不是吃服务啦,而且我觉得阿姨们除了忙起来不太有功夫理人之外,大多数时候态度都很好,还会问外地游客的意见、教我们一些东西的吃法等。

吃完,一碗清澈透亮的油料妥妥地变成深红色的红汤。

隆重推荐:鸭血、鸭血、鸭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并且用三个感叹号!!!这里的汤底味道很足,鲜鸭血倒进去煮够时间,捞出来又嫩又入味,完完全全没有任何腥味,比我吃过的任何鸭血(包括后来火锅里的)都好吃!

·矿火锅:对不起、酥肉(90°鞠躬)

这是我们在 重庆 的第一顿真正的火锅,其实本来是个备选,但因为玩太晚之前找的关门了,就在酒店对面就近吃了。火锅味道中规中矩,但还算有一些小惊喜。觉得火锅味道不够惊喜的一大原因可能是,锅底本身不是很咸,而我又点了一堆毛肚、黄喉等嘎嘣脆不会入味的东西。油碟里也没有类似麻酱、蚝油的调味的佐料,只能吃到食物的原味,而黄喉的原味就是没有味道 。。。所以不知道是这家火锅店的原因,还是我自己口太重的原因,求 重庆 土著来解答。

但是这家火锅也有一些小惊喜, 比如 香油非常香,有很浓的芝麻味道,可是之前吃的串串和之后我们吃火锅的店油碟就没有这么香。还有,“发鱿鱼”是我第一次吃的一种东西。一开始煮了一小会儿我就吃了,还是觉得没味道。后来捞到一根煮了很久以为会老掉的鱿鱼须,哇,很鲜美哎,原来发鱿鱼要煮久一点才能煮出它的咸鲜的味道。

隆重推荐:酥肉!是的,我以前对这货没有任何好感,因为在别的城市吃到的酥肉,不是冷的就是温的,有的还硬邦邦没味道,导致我一度以为这货是要涮着吃的。可是这家的酥肉刚炸出来,真的很、好、吃!肉是滚热的,里面有花椒粒,不用吐掉,全都吃下去嘴里麻麻的又不会太过,刺激刚刚好。翔哥不太喜欢,因为吃到了不少肥肉,那可能瘦肉都被我吃到了,瘦的是真的很好吃!!!我从此对酥肉有了新的认识,想给它90°鞠躬说一声: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十七门火锅:香菜的逆袭

我没想到,翔哥是个在乎环境的小孩。他磨磨唧唧绕开了我找到的当地土著推荐的苍蝇馆子(后面会把我收集到的列个清单),选了一家我没听说过的店,十七门火锅。我们去的时候,整家店只有我们一桌客人。心里直打鼓啊。不过还好,无功无过, 重庆 的火锅,再怎么样也不会堕落到“难吃”的境地,顶多就是不够惊喜吧。

↓是的还是毛肚,没有毛肚的火锅跟麻辣烫有什么区别?

隆重推荐:香菜丸子!不吃香菜的可以看下一节了。吃香菜的,这个丸子很值得点,口感很Q,香菜不会太多但是又刚刚好在汤底和油碟的夹击下也能stand out,让你尝到一丢丢的清香。有点后悔没从第一天的串串就开始点它。

·九格九味:滚滚长江东逝水

这是我们在 重庆 的最后一顿火锅,仍然没有惊喜也没有惊吓。但它的特色,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了,无敌江景房啊,180°chang river view,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好了没词儿了。不是它不好吃,是前面该推荐的都推荐了,这顿没有尝试新的东西。唯一试的一个黑豆腐,感觉……就是豆腐。

·那些年错过的火锅

虽然我自己没吃到,但还是要无私地把我搜罗到的地道火锅列出清单供大家拔草。吃过的也可以来说说哪个是真的好吃哪个名不副实,有什么推荐菜,我一定还会再杀回 重庆 的!

赵二火锅(总店)
沙坪坝大龙
黄姐火锅
邓莽子老火锅
哈儿土火锅
渣渣老火锅
香老坎老火锅
姚姐火锅
舒家大院老火锅

·李子坝梁山鸡: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目的

李子坝梁山鸡很有名,但我们吃的不是总店,是解放碑店,也足够过瘾了。满满一大锅料,我们两个人吃压力山大。圆圆的东西叫芋儿,长长的应该是沙参,跑山鸡都在下面。鸡肉很嫩,芋儿和鸡肉都入味,很浓郁,加上麻辣的催化,让人觉得吃起来非常过瘾。一进店,就看到墙上挂着幅 中国 地图,介绍芋儿来自 山东 、鸡来自 贵州 等等,要真是这样,那是应了那句话: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革命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做好鸡!

Tips:鸡炖得比较久,最好提前打电话预约,让他们把鸡先炖起来。

·花市豌杂面:吃早餐才是最rock的事!

大家都说, 重庆 的小面,随便找一家就好吃,不要迷信网红。可是我们刚好就住在网红附近,于是来体验了一把 重庆 人刺激的早晨。花市豌杂面在渝中貌似有两家,店面大的没什么人气,店面小的总是大排长龙,我们当然去了小的。味道嘛,好吃!我也想不出什么特别的词汇去形容它的味道,就是扎扎实实的一碗面,麻麻辣辣的,肉酱有点咸有点香,辣子的味道怎么都吃不够。翔哥点了牛肉面,他说没有我的豌杂面好吃。不过这家的豌豆是颗粒分明的,跟我之前在纪录片里看到的煮的半烂的豆子不太一样。

好了哈喇子擦擦我要上价值了:小时候总是不爱吃早餐,觉得我妈完全没必要大早上起来熬粥炒菜的,多麻烦。长大之后才觉得,有早餐的生活,会有更多的幸福感。能安安稳稳吃一口早餐,说明你的生活不是疲于奔命的。能认认真真对待每一顿早饭的人,也应该是不会马虎地对待其它更重要的事。认真生活,一定没错。以前听卢广仲说“Hi大家好我四广纵yeah一定要呲早餐哦Rock~",只是感觉好好笑。现在再听到,觉得好有道理,吃早餐才是最rock的事!

·较场口夜市:白天也懂夜的黑

我们晚上回酒店时数次经过了较场口夜市,却在最后一天的早上翻了它的牌子。冰粉、酸辣粉、老麻抄手和山城汤圆是我们一顿早餐的量,都在佩姐火锅附近的那个“好又来”解决的。抄手和酸辣粉的味道都不错(吃酸辣粉时旁边坐了一位 东北 美女,一口乡音说得我分外想念酸辣粉配烤冷面的搭配),汤圆的馅有点颗粒感,像元宵的内馅。冰粉嘛,欣赏不了……

·一只酸奶牛:不是一口酸牛奶或者别的什么

这个牌子在好多游记里看到了推荐,没想到遍地都是,仔细一看,山寨的占一半。这家店叫做“一只酸奶牛”,剩下的“只只酸奶牛”、“一口酸牛奶”、“口口酸牛奶”等等都是高仿。

推荐酸奶紫米露、草莓刨酸奶和芒果奶昔。尤其是酸奶紫米露,在你大吃大喝好几顿又荤又油又刺激的东西之后,它能够带来一种令你镇静的、假装吃的比较健康的假象。

·胡记蹄花汤:吃手手

胡蹄花是川美老校区附近的网红店,我对猪蹄没什么执念,但因为要去川美,不吃白不吃,就去打卡了。一大盆蹄花汤端上来,90后老阿姨老泪纵横地看到了满满的胶原蛋白。这可能是唯一一顿菜本身不带辣的饭了。而在汤之外,老板还是给上了辣椒碟,用猪蹄沾着吃。蹄花汤强推,猪蹄软烂、汤头浓郁,我这种爱喝汤的人面对着一锅锅不能喝的火锅汤底绝望的心情,都是靠这盆蹄花汤挽救回来的。

重庆 的美食太多,四天时间只能肤皮潦草吃个冰山一角。欢迎大家留言推荐别的好吃的,天下吃货是一家,种草之恩,没齿难忘。

【时光褪色】

重庆的照片有三大错觉:没开灯、屏幕脏了、眼镜脏了。那些暗暗的、脏脏的调调,是雾吗?还是旧时光的尘埃。

重庆 的很多地方都在拆或要拆,在建或要建。塔吊爬 上高 高的山坡,脚手架铺满斑驳的老墙。城市的代谢哪里都有。我为拆掉的四合院感到惋惜,我为拆掉的老洋房感到惋惜,可是唯独在 重庆 ,我不为那些要拆的危房惋惜,却为消逝中的时光伤感。我之前不曾来过这里,却好像在这看到回不去的故乡。

·川美黄桷坪校区

川美的老校区很小,小小的校园里到处都在改建。三三两两的游客和不知所踪的学生们,让学校显得分外冷清,好像时光在这里渐渐褪色。

老校区虽小,却很有特色。跟普通的校园雕塑正经八百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一样,这里有很多特别的雕塑,每个都很有张力,饱含情绪。

↓一言不合就尬舞

↓乖巧本巧

↓钙化池一样的楼梯

↓覆满青苔的人物头部雕塑,眼窝处刚好汪住刚下的雨水。朋友别哭……

↓这个乍一看还挺有爱的,但是拉近一看两个小人

↓so f**king creepy!

↓现在 重庆 的大街小巷还有很多这种用扁担调着东西卖的小贩。拍照时,后面的建筑围墙侵略似的,怎么都避不开。我们酒店出来之后走几步路就有一个大水果超市,门口常常有个大爷身边放着两筐水果,用小刀一下一下地削荸荠,生存在大超市和精品店的夹缝里。随着高大干净的店面越来越多,小贩这样的职业会消失吧,就像都是中老年人做的棒棒,这一代之后,也不会再有新的血液了吧。这样的职业消失了,那些原本做这些职业的人去哪了呢?这个城市关于他们的记忆,也会褪色消失吗?

我也说不清楚,川美到底哪里让我感到很强烈的时光流逝感。也许因为在校园里吧,“毕业必装修”的魔咒似乎对每个人都适用。毕业后回学校,我们看到崭新的教学楼、体育场,总是为自己惋惜,没有赶上好时候。可是其实每个人的“好时候”,不都在那些变了样的、甚至拆除了的红砖楼里、水泥球场上吗?人的记忆和人本身,也像老房子一样,不断地拆除、改造。当年抓你爬墙逃学的、和后来阻拦你进学校的,也许是同一个保安大哥。

这里的每一扇门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掩盖不住门后溢出来的破败感。那些为了改造这里努力过的艺术家们,不知道有多少还留在这坚守。↓要是带了三脚架,我很想在这拍个慢门。匆匆的可能不是时间,而是人。

川美外面,是有名的涂鸦一条街,养育着艺术院校的街区,也沾染了浓厚的艺术气息。来打卡的男男女女兴奋地找自己喜欢的涂鸦拍照,而生活在这里的街坊们往往一言不发。

一个杂货店门口,一群人聚在一起不知道打牌还是下棋,其中还有几个看热闹的棒棒。

想到小时候在老家的大街上,一些三轮车师傅也会这样聚堆打扑克。屁大的小人儿背着鼓囊囊的书包,学着大人的语气怯生生地问,一高家属楼有人去吗?这时会有一个大叔学着你的口气大声问,一高家属楼有没有人去?!还会有另一个叼着半截烟的师傅大声吆喝,去去去,丫头等我一分钟,打完这把的。

这时候,如果我爷爷奶奶也在,脾气差的爷爷就会不耐烦地喊,走不走走不走,不走我们上别的地方,有的是人拉!打牌的师傅会把牌塞在旁边看热闹的兄弟手上,说,帮我玩完这一把。然后提着一个装着茶水的塑料水壶,笑呵呵地把我们带到他的车上,一边说,这老爷子,脾气真冲!

这是我很久很久都没曾想起来过的往事。

·下浩老街

下了索道之后,可以步行去下浩老街。不太好找,定位可以找“段奇香花生米”……我们是从老街后面进的,一路向下走。出去时才发现,告示牌上写着“拆迁区域,闲杂人员禁止入内”。

↓下浩附近也有很多这样看起来有点年头的楼。

走近老街,能看到满满的生活气息。灯笼、炊具、桌椅,堆满了狭窄的巷子……好像闭上眼,就能看见街坊邻居们为生活忙碌的影子。好像能听到炒菜时的锅铲声、孩子举着玩具的吵闹声。仿佛最热的夏天一来,老人们的蒲扇还会扇起来。

这里的居民已经不多了,很多房子已经废弃。有人带着眷恋来跟它告别,也有人仍然坚持着不肯走。

“老外婆春卷”据说也是个网红。我们刚好路过,10块钱4个,有咸口和红豆的。我本来不想买,可是橱窗后的阿姨笑容满面地用甜甜的声音招呼我,座位上用餐的小两口也不住地帮忙揽生意,我就走不动了。买了四个传统口味的,内馅有韭菜、豆干、豆芽,比一般的春卷大很多。我想问问老板娘,为什么要坚持在这看店,看她忙里忙外的样子,却问不出一个字。

之后,我们又回到刚刚经过的路口。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一个老人↓。他驼着背,静静坐在那里,拐杖放在腿上,手上戴着洁白的手套。我想拍一张他和老街,他却好像一直注意着我。我们吃完春卷回来时,老人仍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零星的年轻游客从他身边走过,他的头会微微偏动,眼神却一直很空,不知道到底在看哪里。只有在他背后,我才敢拍下一张照片。

他坐在这里,是他住了很久的那条街吗?他应该知道,外面的世界——很近、就在一个街区之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吧。他在守着老街、还是等着什么?还是说,是街和人相互陪伴的关系,相互陪伴着,慢慢凋零和消逝。修这张图的时候,我很想把旁边的监工修成灰的,可是很难。我脑海里看到的就是一条褪色的街、和一个渐渐远去的人。这真是这次最令人伤感的一张照片。

远远看过去,老街的背景是现代化的大桥和高楼。我说过, 重庆 处处都是矛盾冲突。没有什么,比下浩是这句话更好的证据。

我本来以为下面的“拆”是政府部门画的,但看看那个狰狞着嘶吼的面孔,应该不太可能。我拍这张照片时,身边走过几个戴着安全帽的男女工人,对涂鸦满不在乎。是啊,他们应该也能理解有人想要保护这里的心情,所以我们也要理解这只是他们的工作。况且下浩的很多房子确实情况很不乐观,不改造的话说不定会有危险。下浩的拆除,不令人惋惜,但是令人伤感。

而矛盾又是多重的。有在乎这里的人在墙上呼吁保护它、向它告别,就也有人讨厌这种形式化的保护和告别,不是拆迁队,而是屋主。拍了↓这张照片后还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一家民房上贴出禁止乱涂乱画、做文明人的提示。

下面开着门的这间屋子里正在做饭,不时飘出来一股白烟,又很快被排气扇吸走。我想抓拍一张有点烟火气的照片,却再也没等到冒出烟来。无人的桌椅板凳摆在巷子里,格外寂寞。

我没有住过这样的地方,它却让我想到我长大的地方。因为我知道,这一定曾是很多人的童年、很多人的家。

可是谁不是一边努力成长,一边用力失去。逢年过节,谁不是一心奔向熟悉的快乐老家,却一头扎进陌生的高楼大厦。只是少年们,那些看不见了的“好时候”,可不要忘记啊。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 09011712 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浙江游侠客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杭州途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许可证编号:L-ZJ-CJ00161

© 2019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浙江四海方圆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杭州市旅游投诉电话:0571-96123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