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东坡嘎玛沟有很多头衔,比如世界最美丽的山谷,世界十大顶级徒步路线之一,世界十大景观之一等等。之所以叫珠峰东坡嘎玛沟,我感觉是因为单纯叫嘎玛沟的话,没多少人会知道,但是带上“珠峰”两个字后就能“骗”更多人慕名前往。比如......我。

注意:由于此篇游记过于真实,可能会影响各位对于嘎玛沟的期望值,请酌情放低心理预期。

写在前面的废话

“你为什么要来嘎玛沟?”领队狼牙问,眼神里满是对我第一次上高原就选择了一条如此高难度路线的不解。我才不会告诉他我是因为想要骑行到珠峰失败但又想去珠峰装逼的想法,毕竟对于我这个200斤的胖子而言,这样的话说出来就会被嘲笑。
至少在报名的时候,我单纯就是冲着“珠峰”这两个字去的。
领队说珠峰东坡和嘎玛沟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回来后我查阅资料,发现他们的地理意义还是不同的。可以这么说,珠峰东坡包含了嘎玛沟,只是因为东坡的其他地方不出名,所以慢慢人们才把这两个名字画等号。在嘎玛沟,可以近距离看到珠穆朗玛、洛子、马卡鲁3座8000米级别的雪山。但恕我直言,整个行程中,我觉得最壮观的是海拔仅7800的珠穆朗卓,因为它山型巨大,且离我们距离更近。
费了很久的功夫画了一张路线图,供大家参考:

D1:优帕村(3600)→晓乌措(4700)
D2:晓乌措(4700)→晓乌拉垭口(4900)→卓湘(3600)
D3:卓湘(3600)→汤湘(4600)
D4:汤湘(4600)→汤湘观景台(4650)→俄嘎(4650)
D5:俄嘎(4650)→白当(5000)→珠峰东坡大本营(5200)→白当(5000)→俄嘎(4650),
D6:俄嘎(4650)→汤湘观景台(4650)→措学仁玛(4950)
D7:措学仁玛(4950)→郎玛拉垭口(5340)→铁桥(4100)

上述路线目前最成熟的路线,当然你完全可以前往嘎玛沟更深处的地方探索,整个沟里面水资源可以说是非常丰富,营地不是大问题,前提是你经验得丰富。比如据说从卓湘向南出发可以到达马卡鲁大本营等等。

在嘎玛沟徒步,就好像在玩VR版的《上古卷轴5》。我从11年开始玩这个游戏至今依然不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游戏中的虚拟世界真是太美了。没想到初到嘎玛沟,我靠,这地貌,这植被,简直跟游戏中的一毛一样,我甚至能在路边找到蓝山花和红山花......

但,风景不是重点,写这篇游记,是想以我这个体力相当一般的初级肥驴的视角,呈现一个真实的嘎玛沟。嘎玛沟环线可以说是中国最虐路线之一(反正领队是这么说的),进山后,可以说就没回头路了,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样单纯地被照片和“珠峰”两个字所吸引,盲目前往,一定要做好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准备。去之前我读到一篇游记标题叫“要么成为骨灰,要么成为骨灰级玩家”,当时觉得夸张了,后来领队告诉我,今年已经有两位游客在嘎玛沟遇难,并且,就在国庆,和我们同一批进山的驴友,一个来自广州军区据说已经去过嘎玛沟多次的驴友在白当突发高原病不幸离开。我是下山后才得知此事,心里一凉,暗自唏嘘。

下面,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珠峰东坡嘎玛沟。(所有里程数据均为手机测量,可能不准,仅供参考)

每日行程流水账

【D1】优帕村(3600)→晓乌措(4700),14873步,11KM
所有人都告诉我,第一天是适应性徒步,我想,适应性徒步,那应该很轻松。在优帕村的藏家远望蜿蜒而上的山路,我问领队,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吗?领队说是啊,简单吧。我在心里面哈哈哈大笑三声,很简单嘛,年轻时候的我还很瘦,在重庆山区,这种路我一天能走40公里。于是还没出发,我就调低了心理预期。
大概行进了两公里左右,领队说,所有人向左转。我说没搞错吧,左边明明是坡嘛。领队笑而不语。我定睛一看,貌似坡上的确有脚步踩过的痕迹,我苦笑,哈哈哈,不就是爬坡嘛,爬过去就好啦。
我没想到的是,爬过一个坡,还有一个坡,继续爬上去,又是一个坡,没有止境......
大概两三公里之后,绝命连环坡1.0到达尽头,队友在此休息。这里视野很不错,360度观景,我向远处望去,隐约看见一条沿着山沟蜿蜒而上的一段遥远的,延伸至天边,看不见尽头的路。领队说,那就是我们的路。
我嘴上笑嘻嘻,心里......
之后的路就比较有规律了,基本上就是爬一个坡,上一个平台,再爬一个坡,又上一个平台,一再重复。等你崩溃了大概800次后就能看到前面有一个通信基站,这就说明路程接近尾声了。从基站继续上爬,走过三个大坡和两个平台,就能看到第二个基站,而晓乌措营地,就在第二个基站的背后。

海拔3600的优帕村是徒步的起点
起点标识
一开始天真的以为7天全是这种路
刚开始爬坡的时候我还是踌躇满志的
蔓延到天边的,看不见尽头的路
领队小海在负责收尾,他对我很无奈
悠闲的牦牛
这种石头路走起来真的很难受
晓乌措营地,我们的帐篷是洋气的两室一厅
吃晚饭是每天最幸福的时刻

【D2】晓乌措(4700)→晓乌拉垭口(4900)→卓湘(3600),17301步,13KM
第二天的行程比较轻松,从晓乌措继续向上爬升,在某一个瞬间浓雾突然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扒开一个缝,喷薄出耀眼的光,定睛一看,那是马卡鲁雪白的山体。我旁边的人要么在拿相机,要么在准备无人机,只有我默默地向前走,连手机都不想拿出来。因为,真的累。
经过两段陡坡就到达海拔4900的晓乌拉垭口,之后就是一路下坡。
下坡绝对是一个技术活,对于我这个200斤的胖子尤其如此。3年前左膝盖曾受伤,无法走路修养了半年,当时一度以为此生和徒步无缘,没想到现在还能来嘎玛沟这种地方。
我曾经很迷信护膝,用过无数,但后来我发现登山杖的作用远超前者。下坡的时候在脚着地之前先用登山杖支撑一下,哪怕是很轻微的程度,膝盖的压力也会小很多。但是如此一来,效率也就变低了。所以虽然是下坡,但其实速度也提不起来。
从晓乌拉垭口顺着路一路往下,经过几个平台后坡度突然变陡,这里要想走起来舒服必须调长登山杖。在大雾里徒步真的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因为看不见任何风景,会觉得心累。走着走着,当你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就是要下到沟底了。这时候雾气略淡,能看见满山的灌木杜鹃,5月份来此地应该会美到爆炸。
到谷底后,再和溪水作伴,下一段漫长的缓坡,就到卓湘营地了。这段路应该是整个行程中风景最美的一段。为什么我要用“应该”两个字?因为全是雾啊,这都是我脑补的!

朝晓乌拉垭口挺近
山顶的经幡就是垭口了
过了垭口开始下坡,雾气更浓了
下坡下到麻木后终于见到了谷底
下到谷底后还有一段漫长的路
这段路的风景十分优美
风景到位了,走起来才不累
早早到了营地,狼牙领队正在做饭
晚上和牦牛工一起,来场篝火晚会

【D3】卓湘(3600)→汤湘(4600),18398步,14KM
领队说今天的行程概括一下就是:上上下下。在描述行程的时候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今天啊,是最轻松的一天,你们会遇到两个横切,走完了就....额...就到了。”
可是,我前几天才听到他说第三天的行程是最虐的。算了不戳穿了。
领队通常都会这样,把路程描述得很简单,然后,当你上路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时,就等着崩溃吧。
从卓湘出发继续往下游走,不久后从路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开始拔高。这里是原始森林,植被茂盛,大雪弥漫,路陡且滑。爬到半山腰回望沟里面的方向,大雾锁谷,一片惨白,只能脑补:哇,好漂亮的山谷啊。
翻完第一座山后会经过一个湖叫措朗,这里如果天气好应该会非常漂亮。我们知道“措”就是湖的意思,而这边有很多湖,“措”字在名字之前,比如“措学仁玛”。
翻过第二座山,按照领队的说法就到营地了,然而实际上,还要经过一片山间平原,再在大雪中艰难翻过三个山头,才远远望见汤湘营地。汤湘是整个行程中唯一一个水资源紧缺的营地,但这里却拥有无以伦比的风景。营地旁边是一排六七千米的雪山,远处是嘎玛沟的四座超级雪山。
当然,前提是要天气好。而我们,毛都看不见。

某组织100多人的徒步团队(全程唯一用相机拍的照片)
大雪让路更加泥泞
路上的风景全靠脑补
天气好的话措朗应该会很美
措朗后面层峦的山脉
翻山越岭的我们
看不见尽头的路
到达营地后脚上的盛况

【D4】汤湘(4600)→汤湘观景台(4650)→俄嘎(4650),17330步,13KM
一觉醒来,雾气散开,阳光扑面而来。看到眼前一排雪山,以及远处珠穆朗卓的副峰,激动得跳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整个7天行程中唯一出太阳的半天......
从汤湘观景台拔营继续向前走几百米,小幅爬升后,就来到了汤湘观景台。举目眺望,是壮丽的嘎玛沟,灌植如布,溪水如丝,和背后珠穆朗卓伟岸的身躯自成一体。
欣赏完美景,继续向前,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奇陡无比的下坡。但毕竟是下坡,总是轻松的,直到领队说,后天我们还要重新爬上这个坡。呵呵,上天是公平的不是么,今天让你怎么爽,后天就让你怎么崩溃。
补充一下,今天的终点俄嘎,以及明天俄嘎之后的白当和珠峰东坡BC,都需要走回头路。
下坡后往前挺进,会路过巴当营地,不作停留,继续向前。
今天出发前领队曾嘱咐会路过一个滑坡区,让我们注意安全,一路上我也一直在想滑坡区是什么样子,毕竟早做心理准备就不会有畏难情绪了。结果走到滑坡区跟前,我还是大吃一惊。我一直以为是从滑坡区横切过去,万万没想到,是要从滑坡区爬!上!去!
当时我的内心想法是:我靠,这路特么能走人?没事,上去了就好了,我可以的。
于是咬着牙爬了上去。
爬到滑坡的尽头,当我看到眼前又是一片巨大的碎石山体和一条陡峭的横切的时候,心态终于崩了,最终还是在领队的连哄带骗中,走过了这段据说是整个行程中最难的路。后来又绕了几个大弯,到达了俄嘎营地。
俄嘎营地据说是整个行程的精华,在这里能近距离接触珠穆朗卓,洛子和珠穆朗玛,当然,一如既往的,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早上起来天气终于好转
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远处是洛子
牦牛驼队
汤湘观景台的风景,隐约能看见珠穆朗卓
在路边悠闲地煮咖啡
嘎玛沟在颜值方面还是有硬实力的
这里的水非常干净
走近了才发现是要爬上滑坡而不是横切过去
爬起来真的累
在半坡上等牦牛驼队通过等了半小时,冷死了
爬上大滑坡后,还要爬上这个大横断
偶尔阳光会见缝插针地洒向大地,这时候会感叹,真美

【D5】休息
早上天还没亮,迷迷糊糊听到室友喊了一句:哇星空!我立马从睡袋里弹坐而起,一排雪山映入眼帘。近在咫尺的珠穆朗卓用雪色衬着天空,远处一览无遗的洛子和崭露头角的珠穆朗玛已然初透红韵,俄嘎的破晓竟是如此一尘不染。
用手机试拍了一张后,我兴奋地回帐篷拿相机。2分钟后我再次冲出帐篷后就傻眼了,珠穆朗卓已经被一团邪恶的雾气所包围。又过了几分钟,星空不见了,远处的洛子和珠穆朗玛也被蒙蔽了。就这样,整个营地又回到了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旁边一哥们刚架上目测是800/5.6的大炮镜头,见此情形,一脸复杂。
后来我才知道已经有队友6点不到就起床一路向西前往白当营地,趁天气恶化之前拍到了洛子和珠峰的日照金山。不禁感叹,在嘎玛沟徒步,人品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勤奋。
今天的行程本来应该是先到白当,然后继续向珠峰方向徒步,无论走多远,在下午2点前必须折返,最后回到俄嘎营地。也就是说,今天是不用拔营的。
然而等到吃过早饭,天气已经十分恶劣,冷风夹带着大雪,天地间一片混沌。连续几天的徒步身体已经很疲惫,又遇上了这种鬼天气,我决定今天就在营地休息了。队伍中有部分体力好的小伙伴仍然不信邪,迎着风雪向白当行进。后来全都铩羽而归,什么也看不见。
这里补充一下,珠峰东坡大本营,和大家想象中的北坡或者南坡大本营完全不一样。因为东坡大本营......什么东西也没有,甚至都没有标识牌。因此,如果你要问我珠峰东坡大本营的具体位置,根据领队的说法,我只能告诉你,只要过了白当营地,都可以算是珠峰东坡大本营!
感觉略坑爹啊......

早上刚出帐篷的时候,左边是珠穆朗卓,中间是洛子,露了一个头的是珠穆朗玛
转瞬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俄嘎营地全貌

【D6】俄嘎(4650)→汤湘观景台(4650)→措学仁玛(4950),23437步,17KM
今日的行程是,先回到汤湘观景台,然后经过一片高山草甸和三个大弯后到达措学仁玛。
返回汤湘观景台的路程没有亮点,毕竟是走回头路,只是一路上都走在汤湘观景台阴影当中:一想到待会要爬回去,就想上吊。
爬汤湘观景台的时候心情丧到了极点,各种怀疑人生,中途还差点被牦牛身上的行李撞下悬崖,,也不感觉后怕,整个人已经麻木了。
就是在半山腰,整个行程中最难忘的瞬间出现了:当我心情崩溃,又冷又饿地大口喘气的时候,突然听到“滋......”的一声,紧接着是拉扯拉环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朝上面望去,两位牦牛工拉开了两罐可乐,正如饥似渴地痛饮。我咽下一口唾液,又抿了抿燥得发干的嘴唇,心情无比复杂......
即将爬到汤湘观景台的时候路边有一块巨石,在这里往右是回汤湘营地,往左是去措学仁玛。当时心想,早知道这两天天气这么烂,我就不去俄嘎了。
接下来会经过一片壮观的高山平原,远处是古冰川遗址,虽然个人觉得并不是很好看。草甸的尽头靠近悬崖的地方有一户藏族幔帐,没想到里面还住了一对母女。队友觉得好奇就接近了他们,小孩大概两三岁,母亲见有人靠近,很好客地走出来招待,还对我们唱起了藏歌,跳起了藏舞,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在这之后需走过三个大弯,绕过山顶的基站再走一会,就是措学仁玛营地了。
目之所及之处,措学仁玛有三个湖,最著名的雪山倒影是从中间那个湖拍出来的。由于下面两个湖扎营太多,我们被迫只能在最上面的湖边扎营。这导致我在到达营地之后,还继续走了半小时才到帐篷。这半小时是最崩溃的。
当天在措学仁玛的营地,海拔5025米,个别队友高反症状加重,我一度怀疑这么高的海拔能不能睡着,结果当晚睡得可香了......看来的确是累了啊。
对了,当晚有个让我很惊喜的发现,那就是虽然营地大雪不断,但是在下雪的同时,能清晰地看见天上的星辰和银河。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拍下来,因为我已经累到变形了,根本没有心思拍照。

大雪后的下坡需要小心翼翼
雪后的嘎玛沟,颜值......
山顶平原
远处是藏族幔帐
措学仁玛营地

【D7】措学仁玛(4950)→郎玛拉垭口(5340)→铁桥(4100),23991步,18KM
昨晚领队和我们说好,早上6点就得早起,去中间的湖边抢机位拍日照金山。如果天气好,哪里可以看到“天空之境”,也就是马卡鲁、珠穆朗卓、洛子和珠穆朗玛四座超级雪山的日照金山及其倒影,这让我很兴奋。
结果第二天早上在睡袋里隐约听到领队说:好大的雪啊,各位继续睡吧......
睡醒后发现,果然什么也看不见。
早饭后第一个出去的队友惊呼一声:哇雪山!我连忙跑出去,珠穆朗卓又展露出了它纯洁的胴体。渐渐的,马卡鲁也出来了,再过了一会,珠穆朗玛方向的云雾终于有散开的迹象,隐约已经能看见山体轮廓了。我激动地回帐篷通知小伙伴,没想到就一句话的工夫,又没了。
我......朴实的微笑中透露着些许疲惫......
7天嘎玛沟,5天下雪,1.5天大雾,0.5天晴天。极度不高兴地从措学仁玛拔营,在下山之前,需要先翻过5340米的郎玛拉垭口。
从措学仁玛到郎玛拉垭口分为三段上坡,两个平台。三个坡的爬升都在100米左右,我按照每走40步就喘60秒的节奏艰难走完。到达郎玛拉垭口,回头望去,我看到了措学仁玛的妩媚,和远处四座超级雪山的刚毅,在它们互相衬托下,各自的特点更加鲜明。山间丝带一样的云均匀铺开,一切犹如幻境。
嗯,没错,这些都是我脑补出来的......行程中只能靠这种意淫来转移注意力消除疲惫了。
翻过郎玛拉垭口,就是一路下坡了。别高兴得太早,这绝对是一段能让你崩溃的路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并不是单纯的下坡,很多地方是需要反复上上下下。走了很久很久,我琢磨着怎么着也已经下到4300或者4400了吧,结果打开手机一看,5050米,不敢相信。
大概下到4100左右的时候,山路消失,眼前是一片小平地,这里手机已经有信号了。继续朝外走,就能看见一个很不起眼的铁桥。请不要小瞧它,因为它是“文明之桥”——走过了这桥,就是也就意味着重返文明社会了。

海拔5025米的湖景房,远处是马卡鲁和珠穆朗卓
隐隐能看见珠峰
朝郎玛拉垭口挺进
最后这段路的难度极大
快到垭口回首措学仁玛
看到经幡就到垭口了
过了垭口开始一路下山

徒步中的一些小细节

关于【路况】
嘎玛沟徒步的难度,首先来自高海拔高落差,其次就是路况。整个行程中有很多时候需要通过乱石路,这会让脚掌非常疲惫,也增加了崴脚的概率。好在不用担心迷路问题,这里虽然没有路标,但有很多东西能能充当路标。比如最明显的就是脚印,然后是中国移动的电线杆或者地桩,跟着他们走不会错。垭口有经幡,山坡上有玛尼堆,路边偶会会有国旗,当你能看到这些东西,都说明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要还是找不到路,停下来休息一下,等待一波牦牛驼队经过,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嘎玛沟。
当然上面这些标识只能保证不走错路,行进中还是需要路径选择,有时候会省很多力。

路边的国旗

关于【天气】
变化多端的天气是嘎玛沟最大的特点,这次进山7天,5天下雪,无力吐槽。领队说嘎玛沟的水雾主要来自湿润的陈塘沟,只要陈塘沟天气不好,嘎玛沟也不会好到哪去。
我们是国庆节进山的,白天出太阳的时候还是很舒服的,晚上比较冷,放在室外的水会结冰。B1000的睡袋完全够用,舒适温度-12。记得睡前把手机也放到睡袋里,否则可能会掉电。
由于天气无常,防雨的话最好还是冲锋衣,雨披也能将就,毕竟脱下来方便。尤其不建议穿分体式雨衣,第三天大雪我穿上分体式雨衣,根本不透气,才爬完一个坡就已经全身湿透,很难受。

关于【高反】
嘎玛沟徒步最大的风险来自于高反,这不是闹着玩的,因此感冒了一定不能逞强进山。在进山之前,我已经进藏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高反最初的阵痛期已经过去了,所以沟里全程都基本上没有高反的困扰。
高反的症状是头痛,想吐,需要注意的是它有延迟。我刚到拉萨后发现完全没有高反,得意忘形地吃了一顿烧烤宵夜,结果当天晚上2点就吐了,苦不堪言。在床上挣扎了两天,症状才消退。
在高海拔晚上很可能睡不着,就算睡着了睡眠质量也很低,这个很正常,平常面对就行了。
高反这个因人而异,说不清楚,高反了也不要紧张,美景,或者是意淫美景,都会让你忘掉一切烦恼......

大多数人会在第一天4700米的晓乌措营地有高反症状

关于【信号】
嘎玛沟全程大部分地方都有移动信号覆盖,不过只是2G信号,并且不能上网,跟没有一样。想要打电话最稳的方式是等路过基站的时候,站在信号塔底下打。联通比较坑,早在进山之前就会失联。电信不清楚。
沟里面所有的基站都是太阳能,因此晚上太阳下山后......不久你的手机就会变成一块砖头,想躲在睡袋里玩手机是不可能的。亲测除了俄嘎,其他营地都有信号覆盖,其中汤湘和措学仁玛两个营地可以上网,只是网速毕竟是2G,能勉强发个朋友圈。

关于【心态】
心态真的很重要。我十分不赞成领队们为了鼓励队员把行程讲得很轻松的做法,这反倒会加重大家的心理负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说两个例子。
第四天出发前领队说今天的行程很轻松很轻松,只有一半的路程,可以慢慢走,不着急。天真的我们以为行程真的很短,下完汤湘观景台后就在小溪边煮咖啡搞茶话会,停留了很久,甚是悠闲。结果后来当我们一次又一次怀抱着爬过这个坡应该就到了的心态行进,面对一个又一个爬不完的坡,心里面是极度崩溃的。心态崩了,行进的效率大大降低。
最后一天出发前领队感叹哇今天特别轻松全是下坡,2点就能到终点,我听了之后特别高兴特别有冲劲,三下五除二就冲过了郎玛拉垭口。后来一路下坡,我脑子里满是2点就能到终点的期望往下冲,结果2点的时候我停下来发现周围完全没有终点的模样,遂拿出手机一查海拔,竟然还在5000米以上!心态崩掉的我最后就走得很消极,停下来休息的时间也变长了,跟2点以前完全不是一个状态。最终6点才到终点。
领队故意把行程讲容易,其实就是调低了我们对于困难的期望值,我认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调高这个期望值,我相信大家应该都懂这个道理。就像本来1000元的东西,有个人带了500元去买,另一个人带了2000元去买,你说他们俩谁会比较好受?
当你的领队告诉你,嘻嘻爬过这个坡就到了,你心里要默默告诉自己,在这个坡后面还有10个坡!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调高对困难的期望值,你对困难的忍受力也就变强了。

徒步过程中的五大绝望时刻

绝望时刻之【绝望的下坡】  
第四天,从汤湘拔营,是一个奇陡的下坡,走了一半,碰到后面跟上的领队,他一脸笑嘻嘻的问我:“下坡爽吗?”
我:“爽!”
领队:“后天会原路返回的哦。”
我:“????”
领队:“今天你怎么下去的,后天你就要怎么爬上来。”
我:“......”
领队继续补刀:“珍惜这个下坡把,下完这个坡,后面就全是上坡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

绝望时刻之【纯朴的牦牛工】  
第一天前往晓乌措,一路爬升,艰难移动,累的半死的时候碰到一牦牛工,用一口标准的汉语给我问好,我喘着粗气回应,顺便问了一下还有多久到晓乌措,他打量了一下我,说:很快了,一小时就到。
一小时后,前路不见尽头......
又碰到一位牦牛工,问:是不是马上就到晓乌措了啊?
这位牦牛工一脸纯朴,想都没想,用蹩脚的汉话说:大概两个小时。
当时我内心OS:这个牦牛工肯定是汉语没学好,怎么可能还有两个小时?
又过了半小时......再次碰到一个牦牛工。
我继续问:还有多久到晓乌措?
这位牦牛工的汉语发音十分诡异,但我还是听懂了关键信息。
他说,两个多小时吧。
我:......

绝望时刻之【爬完这座山,还有三座山】  
第三天,爬上第二座山的山顶,以为下去就到营地了(领队就是这么跟我们讲的),结果队友指着最远的地方回头对我说:“你看见了最远处的那座山了吗?”
我一边心想窝草你不要告诉我营地在那么远的地方啊,一边强装镇定。
队友:“刚问过牦牛工了,翻过那座山,就到营地了。”
我看着天边那个模糊得都快要看不清的轮廓,以及屹立在我和它之间的山间平原和两匹伟岸的山体,终于绷不住了,一句窝草脱口而出。

要是天气好也就罢了,就这风景让我如何不崩溃?

绝望时刻之【绝望三连击】  
第四天,在海拔4300米的沟中享受了一段轻松并且风景优美缓坡之后,画风突变,眼前是一段危险的滑坡爬升。用尽了所有力气艰难爬上去,以为万事大吉,但迎接我的却是一段看不见尽头的,无比陡峭的,路况及其糟糕的大横切。绝望的心情由然而生。(绝望×1)
“领队,我就问一个问题,后天,我们是不是需要原路返回?”我特地着重强调了“原路”两个字,期望领队说其实还有一条路之类的。
领队幸灾乐祸般地哈哈哈大笑三声,掷地有声地吐出两个字:是的!(绝望×2)
后来经过了绝命大滑坡之后,往前望去怎么也不像有营地地形,我又拉住领队问:骗子,你明明说今天只有一半的路程,为什么我走了这么久都还没到?
领队一脸坏笑:“是啊,今天的确只有明天路程的一半,我没有说错啊哈哈哈哈。”(绝望×10086)

后记:关于旅行的意义

人的大脑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最精妙的器官,然而就算进化到现在,我们依然只使用了大脑中的极少部分,大量闲置的带宽不知不觉被冗余信息所占领,这使得人我们常常做出一些有悖于生物本能的事情,比如,追求意义。
也许,一开始,这可能只是自我意识觉醒的表现,但后来,对意义的追求就变成了生活的刚需。在做任何意见事情之前,我们总是会问自己有什么意义:生活有什么意义,爱情有什么意义,旅行有什么意义?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我曾无数次捶胸顿足问自己这个问题,尤其在每次旅行结束回家之后,当内心被空虚感重新占据的时候,我很惶恐,因为我感到自己又花钱花时间做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是为了发朋友圈吗?为了预见更好的自己?还是为了邂逅一个她?后来我就释然了,因为我发现这些都是目的,不叫意义。哥伦布远航,发现新大陆是他的目的,当他漂洋过海从望远镜中看到美洲大陆的那一刻起,发现新大陆才变成了意义。
很多时候,人们以为他们追求的是意义,其实他们追求的是目的。就像完成工作中老板布置的任务一样,旅游仿佛也需要完成一个任务才会安心。我来嘎玛沟,就是为了发的朋友圈里面能带上“珠峰”两个字,然后人们留言“哇去爬珠峰了啊,牛逼!”“哇你那么胖都坚持下来了好了不起哦”等等,除此之外,生活没有任何改变,我还是那么懒,那么胖,那么爱吃宵夜那么不爱运动。
扯了这么多淡,我其实是想说,本次嘎玛沟之行,虽然天气如此恶劣,什么照片也没拍到,但我没有任何遗憾。当意义已经成为束缚,无意义地生活才是本真。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