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5-07.16
2019.07.18-07.28

不知道是不是
2002年的第一场雪
从此与新疆
留下了难舍的情结
我要看遍你的万般柔情和无限热烈
我要走遍你的
每个季节

一纸版图
划为四方
自乌鲁木齐而出 
足迹新疆南北
经三山
过两盆
冰峰耸立
沙漠浩瀚
峡谷纵横
湖泽律吕
草原绿洲星罗棋布
山河千姿如鬼斧神功
西域三十六国
震古烁今
感世间百态
叹万种风情

汗血宝马 —— 野马古生态园

大隐于市
闹中取静
这是一座西域古老而珍稀的
生态瑰宝博物馆
其独特之处
是它拥有中国最大的
汗血宝马展示基地

当年张骞出使西域
在大宛国发现一至宝
汉武帝大喜
便是这汗血宝马
迅猛惊人
日行千里
全力奔跑时血脉喷张
又因其皮肤较薄
阳光照在身上如鲜血溢出
故称汗血宝马

为保证其血统纯正
严禁出轨
每匹马都有自己的名字
有族谱为证
必须追溯到八辈儿祖宗
不说人家身价千万
单说这族谱就比我牛B
自打记事儿我就没见过啥是族谱

它们可以站着睡觉
后腿虚提
脚尖点地
双眼一眯
意思是本宝马正在小憩
休要打扰

当你走过它们身边的时候
它就会冲你点头
示意要葫芦卜
 如果你不给也就算了
但是你还要挑逗人家
那就别怪人家生气了
工作人员在门前会贴示“此马咬人”
它们智商极高
知道这样就不会有人喂它葫芦卜了
脾气不好就会把贴示撕碎
所以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都叫“葫芦卜”

这里名贵马种繁多
唯有这一族
其他马不敢望其项背
不是因为名贵到了金字塔之巅
也不是因为长的太高别的马够不着
实在是因为智商极高又骁勇善战
能动手绝不吵吵
直接就干
另其他马儿闻风丧胆
它就是“普氏野马”
成年的雄性野马要通过决斗的方式
以获得族群中绝对的权利
而母马也同样需要战斗
以博得统治者的青睐
堪比一场大型的后宫争斗剧
一般分为两种族群
一种是单身汉组织
四处寻找单身和已婚母马下手
一种是一匹领袖
带着自己的后宫嫔妃逍遥快活
剧情愈演愈烈
这边后宫争宠打的不可开交
那边挖墙脚的明目张胆
一点细微的摩擦都会引发一场血案
就是这样一群彪炳的战斗种族
在一百多年前险些灭亡
有一种叫“歪果人类”的无知生物
出现在准葛尔盆地这片自由的天空下
大肆掠杀
几近灭绝
直至改革开放后
我们才陆续从各国
将幸存者带回家乡
重新回到这片自由的土地
然也所剩无几
现在仍是濒危物种
年轻力壮的回归草原
风烛残年的于此养老
虽然经历了这无情的屠戮
但它们的骁勇之魂犹在
虽然身体老了但心不老
每到开餐前
都会用武力解决一下
谁先吃的问题
从它们身上的伤痕不难看出
每一匹
都战功赫赫

除了名马
这里还有真正的“木化石”
距今1.6亿年前
侏罗纪时期
山林郁郁葱葱
它本为树身
但地球年轻好动
造海运动此起彼落
突然有一天
火山爆发
岩浆迸裂
炽火瞬间将其碳化
灭身入海
躯藏亿年
再出世已化身为玉
这就是
硅化木

千年胡杨枯木
三五人才能环抱
这么粗壮的
外面已经少有了
有的虽然树身中空了
但仍傲立挺拔
暗藏处世之道
这是一个从无到有
又从有到无的过程
大道至简
虽身有形而无所争

人面石
世界未解之谜
不知从何而来
不知何人所凿
亦不知它在等待谁
来揭开它的秘密

库木塔格沙漠

鄯善位于新疆吐鲁番地区
高温是这里的特色
春天来的时候
团上有位搞笑的老板
我们教他一些简单的新疆
教一句他
改编一句

汉语:你好
维吾尔语:亚克西迷塞斯
改编版:亚克西没晒死
汉语:谢谢
维吾尔语:热哈麦特
改编版:热哈买的
汉语:不客气
维吾尔语:爱子买度
改编版:儿子买的
经他翻译后我觉得十分通顺
还很适用这个地方

库木塔格沙漠又是世界的一大特色
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处与城市相连的沙漠
金色的沙丘连绵不尽
表面有的被风吹成了蜂窝状
有的被吹成了羽毛状
与这座城市相守多年
而秋毫无犯

吐峪沟·麻扎村

村儿里人烟稀少
这位大爷尤显热情
说着一口新普
见了好几次面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记得我不
反正每次都如初见
你一言我一语
相谈甚欢
不知道对方听明白没
还唠的特嗨
这一次还荣幸见到了他家的千金
也终于荣幸的和大爷合了影

柏孜克里克千佛洞

真正的修行
不在山中
也不在庙宇
它关乎生活中的一言一行
在生活中修行
在修行中生活

这里有一位
网红讲解员
叫“育努斯”
风趣幽默
每次来我们都找他

禾木

让花谢的是风雨
让花开的也是风雨
但没了风雨
花不会开也不会谢

难得有机会
一个人
静静地在村庄里走一走
避开了喧闹的街道
走进村庄深处
马儿惬意的吃着草
天空上的雄鹰自由的翱翔
暮光熹微
卸下一身疲惫
此刻只有自己

禾木河自东北向西南贯穿其间
将草原一分为二
山地阳坡森林茂密苍翠欲滴
山地阴坡绿草茵茵繁花似锦
一派夏日迷人风光
村口有一处山坡
是个等候日落的圣地
一排排小木屋罗列眼前
早上看禾木村晨雾飘渺
晚上看羊肉串烟波升腾

早早的起床
徒步了一个多小时
从村口走到禾木河旁的山坡上
每次来都必来等日出
要不然都对不起这层缘分
更对不起我这无悔的青春

新疆
早穿棉袄午穿纱
围着火炉吃西瓜
新疆
每个人都可以比在其他地方
多活好几年
因为平均比其他地方
晚两小时日落
但日出还是正常的出来
这么一算
每天多活两个小时

新疆
如果有什么想不开的
就告诉自己
这里是新疆

喀纳斯

喀纳斯的湖水的颜色
因季节变化而变化
这次来水位上升了一些
闲逛在湖滨林木氧吧之中
这个地方不太适合那些大城市的人来
尤其是首都的
很容出现眩晕反胃的症状
如果有这样的情况
要及时拉到汽车的排气筒后面
猛吸两口就好了

论一个摄影师的自我修养
必不辞辛劳
大包小包
再抗着三脚架
天不亮就出发
俗话说的好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不起早
是看不到鸭泽湖
这么含羞带露的一面的

鸭泽湖就在神仙湾的上一站
过了这个时辰
这个地方就没有这么可观了
多数情况下
车辆都不会在这个地方停了
从换乘中心走过来差不多要一个小时

日出的时候
还看到了一丢丢火烧云
关键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早起床徒步过来
太值得了

这晨雾一分钟一个变化
每一秒都在流动
它就在你的远方
它就在你的眼前
你抬脚就可以腾云驾雾
你伸手就可以翻转烟云
它就这样从你的面颊轻轻流过
最后消散的无影无踪

正所谓
山不在高
有仙则灵
水不在深
有鱼就行

待时而动
看准时机火速赶往月亮湾
我这掐指一算
月亮湾的雾应该还没散
果不其然
有的时候就是有狗屎运
正赶上一波云雾从神仙湾
追着我的车就过来了
前后脚
提前一分钟太早
稍慢一分钟晚了
一切都是刚刚好

三脚架架好
我就跑到坡下找前景去了
手机自动录着延时
回来一瞅
视频里这个臭屌丝(我)
是来搞笑的吧

从月亮湾的步栈道向下走
沿湖边穿越原始丛林
可以直抵卧龙湾

喀纳斯湖是一个冰川堰塞湖
水源来自友谊峰的冰雪融化
以及天降甘霖
湖面翠影浮流
清波粼粼
如碧如玉
每一个美丽的湖泊深处
都藏着一个神秘的水怪
它也不列外
有些只是噱头
为了吸引目光而编撰出来的
但是我还是相信
这世界来自地下的未解之谜
依然很多
人类于整个世界
依然渺小

我是一个很关注生态环境的人
在全球变暖这个大话题下
水位依然逐年上涨
我很担心
再过些年
友谊峰的冰川不在
而卧龙也只能是潜龙了

五彩滩

五彩滩同样位于阿勒泰地区
布尔津县
出了喀纳斯就直奔此地
它被誉为上帝的调色盘
夏季
对岸郁郁葱葱苍翠繁茂
这边沟壑岩石缤纷多彩
一河相隔
两番天地
一面柔情
一面热烈
千年风蚀
激流冲刷
每当风起的时候
石缝中吼叫声高低起伏
神鬼莫测

乌尔禾魔鬼城

魔鬼城又称风城
同样是受风魔钟爱之所
深夜时狂风怒吼
如鬼哭狼嚎
震心摄魂
如六界之外蛮荒极地

千百年来
少有人敢涉足此地
直至近代
被国外的探险者发现
此地雄浑壮阔
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造就出形态各异惟妙惟肖的模样
有的形似古堡
有的像魔女
有的像神兽
让人浮想联翩

因此地地貌独特
孤绝世外
受到大导演的青睐
曾拍摄过《七剑下天山
《卧虎藏龙》

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
古称西方净海
群山环绕 天水相映
雪岭云杉 巍然耸立
风吹林海 松涛声声
百花竞放 芳香四溢
这里发生过很多的浪漫故事
无论是传说还是现实
它无疑是天和地
爱的代表作

赛里木湖有一个未解之谜
湖心之地无船敢入
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船行至湖心处
下面有巨大的磁场
就会把船吸入湖底
另一种说这湖心有一个无底的漩涡
船行至湖心就会被巨大的力量吸入
表面看似平静
实际暗藏汹涌

出了塞湖景区
往山上走
就可以看见
著名的果子沟大桥
它是新疆第一座斜拉式大桥
果子沟全长28公里
是乌鲁木齐通往伊犁的咽喉要道
其美感的设计
堪称艺术品

今晚的云
霸气侧露
不知是哪位仙友在此渡劫
另一面
恶魔之眼初露
邪魅丛生

今年赛里木湖景区
出现了新规
要想去看日出
需要二次购票
我们就改道去一个山顶的观景台看日出了
虽然站得更高
望得更远
视线更加辽阔
但比起湖边还是逊色不少

不过当第一缕光线
照到马背上
显得格外俊美

霍城·薰衣草

紫色
似梦中的颜色
亦如少女
一袭白色的纱裙
漫步于浪漫的薰衣花海
默默等待
属于她的爱情
暮然回首
相逢一笑
于前生无数次的擦肩而过
换这一世的久别重逢

薰衣草不只在法国普罗瓦斯
世界上有三大薰衣草庄园
另一处在日本北海
还有中国新疆霍城
解忧公主薰衣草庄园
花开二度
醉美熏香
品质优良
可安神养颜
居家旅行之必备良品

昭苏·夏塔古道

​夏塔古道
昭苏城75公里
沟通天山南北
古丝绸之路险隘要道
被户外界称为“玄奘之路”
可直抵南疆阿克苏
以险峻崎岖而著名
一直延伸到冰山脚下
古人就从这里凿冰梯
翻雪山
到达南疆

我们选了精华的一段
休闲徒步
从青蛙泉开始
往返16公里左右
大约5-6小时
沿牛奶色的夏塔河一路前行
沿途漫山野花
天空忽晴忽雨
有柔软的草地
也有泥泞的土路
又走进了原始森林
面前的雪莲山
其实
还很远

这里也是天马的故乡
当年细君公主出塞和亲
远嫁乌孙
昭苏便是乌孙的故土

穿越这片原始森林

就是众神的花园

这只旱獭好大、好肥、好傻啊

和它长的好像啊

此处
便是众神的花园
面前木扎尔特冰川
高耸入云

如果你也很喜欢这个地方
对它恋恋不舍
可以选择小住几日
景区内有小木屋
还有民族特色毡房
环境舒适的温泉酒店
与对的人
出现在对的地方
在对的时间
看一次
日照金山

这里的天气变化
真的深不可测
一会儿雷声震震
云涌雨至
一会儿拨云见日
云飞雨停
一会儿穿防晒
一会儿穿雨衣
也不知道它
到底想咋滴

喀拉峻

我们常说的喀拉峻
是两大景区相连
包含东西喀拉峻大草原
和阔克苏大峡谷
需要坐海陆空三栖交通
将其玩遍


(一)东西喀拉峻

鲜花台

这里适合上午来玩
如果实力允许
可以早上来鲜花台看日照金顶
目光所及
尽是连绵的天山

鲜花英雄
驭斑点宝马
驰风而来
酷到没朋友

当地哈萨克小孩儿
利用暑假的时间
上山赚点儿外快
抱小羊拍照
五块十块

一只勇敢的小棉羊
不顾强权
举起反抗的旗帜
决意要脱离这毫无羊道的熊孩子
再也不要出卖自己的身体
换取那些臭钱
飞身而出
撒腿就跑
可是小细腿
终究没拧过大胳膊
又被逮了回来

猎鹰台

年轻的雄鹰
盘旋于悬崖峭壁之间
时而直刺九霄
时而急速俯冲
这里曾是哈萨克猎人
训练自己爱鹰的地方
每个骄傲的猎人
都有一只值得骄傲的猎鹰
但这一切
已经成为了昨天

今天
它与小羊一样
沦落了

大黄的女朋友叫小黑
它们一路跟着我们玩
到了猎鹰台
小黑如脱缰的野狗
一路小跑儿
去悬崖下面玩儿了
大黄一脸懵逼
呆呆的瞅着
怂了

这就是花斑森林
这就是三级夷平面
这就是本法师

​库尔代大峡谷

这里要骑马进去
走进去很容易迷路
听说有一伙人
进去就找不见了
搜救队搜了一天都没找到
最后他们奇迹般的走到了
琼库什台
大晚上没让狼叼走
真是命大

(二)阔克苏大峡谷

两大景区都有景交大巴和电瓶车
随机调动
这是陆路
从喀拉峻进入阔克苏就要走天上了
乘坐空中索道
这是空路
如果要从阔克苏出景区
可以乘客轮或快艇
这是水路
阔克苏适合下午玩耍
分为三站
鳄鱼湾、阔克苏大峡谷、人体草原
按顺序游玩


鳄鱼湾

这两只鳄鱼
一大一小
每天在这里
喝着雪峰水
泡着牛奶澡
享受的很
很多人都好奇阔克苏河
本来如祖母绿一样的颜色
为什么到了这里变成白色了
那是因为它发源于
天山南坡雪峰的阔克苏河
一路而来携带大量碳酸钙质碎屑物
在这个特殊地势形成堆积
浮于水面
在此将阔克苏河分为一白一绿两段
越过鳄鱼湾后
水质就逐渐变的清澈起来了

​阔克苏大峡谷

新疆
你会经常看到
牛羊闲逛在马路上
隶属于动物局交警大队
有责任和义务维护道路的安全
凡经此路而过的人类 车辆
必减速慢行
若有幸目睹牛界队长
伫马路中央
目光如电
牛逼不可直视
神采奕奕

每次来这个地方
都会看到长的像小动物的云
我觉得这个像貔貅

这个像海马

这个像怪兽追小鸡

阔克苏和喀拉峻的草原
有着鲜明的对比
喀拉峻长发飘飘玉树临风
阔克苏年纪轻轻学人家谢顶

可以明显看出
上次来的时候还有薄薄一层毛
这次来
明显又秃了不少

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
虽然秃了
但是气势还是可以的

人体草原

这里也叫
小九曲十八湾
若说阔克苏是
秃子大哥
那么必须要有
小九曲这个美女相伴了

以其曼妙的曲线
而为人称道

大家都叫这里
人体草原
说像美女的这里那里的
反正不能说像臭男人的
那一定很辣眼睛
该没人看了

我曾说过
不装B的旅行
是不完整的旅行

喀拉峻的夜

不要以为这一天到此结束了
喀拉峻的星空还在等着你
晚上可以入住景区毡房
一个在库尔代风情园
一个在乌孙下都
夜色下
它更显娇媚

飞驰天山

从北疆进入南疆
首选独库公路
但因其山高路险
每年只有6-10月
开放四个月时间
多数情况下
大车禁止通行
正因为不是随意进入
加上景色宜人
而更显其身价颇高

独库也分为南北两段
我觉得北段的风景更好一些
衔接两段之中就是
巴音布鲁克
这里曾是土尔扈特部
东归的家园
当地有一种长着黑溜溜的脑瓜
穿着白衬衫的羊
它叫
奥巴马羊
这成千上万只奥巴马羊啊
长的都一样
那怎么区分呢
牧民有个好办法
在屁股蛋上涂上不同的颜色
一打眼就知道
哪个是大户人家了

从那拉提进入巴音布鲁克
还有另一条路
就是走国道218
过艾肯达坂
翻越中天山

独库南段
山势陡峭
壁立千仞
道路九曲回肠
经大小龙池
直指库车

巴音布鲁克

清乾隆年间
东归英雄渥巴锡
率领土尔扈特部
自沙俄伏尔加河流域
返归西蒙古故土
长途跋涉
饥寒病苦
前路且长
后有追兵
死伤大半
终返家乡
后乾隆御赐水草肥美的
珠勒都斯草原
也就是今日的
巴音布鲁克

景区一共三站
第一站
天鹅疗养院
偶有几只天鹅在此养老
还有一些老大不小的红嘴鸥
仍然嗷嗷待哺
每天等游客来喂
我对这一站没什么兴趣
第二站
喇嘛庙
更没兴趣
这一站可以不下车
在车窗向外拍了几张

第三站
九曲十八湾
这一站是日落最佳位置
上次来看到几个蒙古妹子
着盛装
“来 
音响师在哪里
MIUSIC

让我听见你们的声音
摇起来”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
前后几天
太阳会走到最正的位置
届时就可以看到
九个太阳的奇观

小伙伴们都说
我们是不远千里
坐飞机赶来喂蚊子的
没能亲眼目睹九个太阳
差点被蚊子的九路大军
给抬走

库车·天山神秘大峡谷

出了独库公路
塞外江南的美景不见了踪影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粗旷豪迈风光
第一站
库车大峡谷
一早出来就一直在下雨
连日的劳累
即使坐着越野车穿越独库
也还是昏昏欲睡
马上接近目的地了
天还是阴阴的
当即吹了个牛B
我到了之后立马晴天
没想到我这嘴
居然开光了

神犬守谷
妖魔鬼怪不得随意入内
请出示票据

此峡谷
是我目前最喜欢的
气势磅礴
孤傲于世

历亿万年
风剥雨蚀
洪流冲刷
奇景天成

前方来报
据说今晚库车停水
算今日
已经连停三天了
昨天晚上停电
但是后来又来电了
但这么热的天
要是真停水
我们只能下河洗澡去了
于是
我又吹了个牛B
我到了
今晚就来水
你知道的
我嘴又开光了

喀什

新疆外接八国
内连三省
喀什噶尔
是与国际互通的
重要城市 

「艾提尕尔清真寺▼」

喀什以古城为中心
以艾提尕清真寺为古城的中心
也是新疆穆斯林的朝圣中心

喀什古城门▼」

七、 八、九、十年前
我就来过喀什
那时候更加淳朴
那时候我也不会拍照
照片留下的不多
还不知道写日记
连啥时候去的都忘了
我没丢
都是值得称赞的事儿了

「古城内街道▼」

古城的街道乱中有序
分为两块区域
主要是小胡同很多
有些小胡同是死胡同
若要把它们搞清楚
只要走丢几回就好了

其实有个小秘诀
看地上的砖
分辨是不是死胡同
四角砖畅通无阻
六角砖就是死胡同
但也不是所有街道都是小砖块儿的
我不喜欢遵循这个规律
我觉得走丢挺好的
总会看到意外的惊喜
我就喜欢看这些小孩儿玩
我也会被她们的快乐感染

「古城陶瓷街▼」

「古城工艺品街▼」

南疆的肉串
要比北疆的大
而且价格也很优美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
我觉得我吃到了我长这么大
吃过最好吃的肉串
馕坑肉
现在这种味道不好找了
也可能是失去了第一次的冲动
但也确实有烤的很香的
还要继续发掘

「古城夜市▼」

喀什的国际大巴扎
才是最具民族的特色国际大巴扎
乌鲁木齐的有点像现代商业中心了
喀什可玩的地方大多都在一个区域
一般走路就可以
包括高台民居
也是极具民族风的
但是近两年因为太过陈旧
对外关闭不让进入了
还好我以前去过
如果嫌走路太累的话
喀什打车也非常方便
但是遇到少数民族朋友
一定要给他开着导航
要不然一句听差了
可能就直接给你送机回家了
还有一个很民族风的事儿
那就是你一定很少见过99秒以上的红灯吧

喀什国际大巴扎▼」

牛羊巴扎

之前一直有个遗憾
第一次来的时候
人傻
不会玩
不知道有一个这么好玩的
牛羊巴扎(集市)
而且只周日一天才有
距离市区20公里左右
几个朋友一起打车最方便了
早一点去最好
不然来凑热闹的人
比牛羊还多

(队形已排好,老板看看来哪头)

(没人来买,好无聊啊)

(都要被卖了,还耍帅)

(老板看中你,是你的福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别看,我怕你哭)

(你俩赶紧吃点吧,瞅你俩瘦的,不吃饭怎么被卖啊)

(你瞅啥,饿货)

(你家有多少头羊啊?)

(也就一百多头)

(那你家呢?)

(也就五百多头)

(就不愿意和你们唠嗑,来气)

(望着别人家的羊,留着自己的口水,一脸羡慕)

(这都能睡着)

(佩服)

(来买羊啦)

(今天生意不错,晚上来我家喝酒)

(同志们,牛来啦)

(听说你不愿意下车)

(接老夫一记化骨绵掌)

(不要啊,我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呢)

(不听话,打你屁股)

(放开我,我是牛魔王)

(help)

(No No No! )

(到了这个地方,你就认命吧)

(大爷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过去交易是不喊价钱的
这样容易暴露底价
有一个好办法
买家和卖家把手放在袖子里
双方通过握手的方式
讨价还价
面目表情丰富
嘴不说话
但声音配合着气势
而真正的乾坤
在袖子里

这是一种神交
“老板少点
不行 我的牛在旁边瞅着呢
再少两百
不行 最多一百
大家大业的
差这三瓜两枣啦
再啰嗦
我卖给你家隔壁老王啦
好吧
成交”

这位大爷
你站住
你是阿凡提吗

我是卖驴的

如果在这里逛饿了
不用担心
这个市场应有尽有
烤馕
烤包子
巨大的羊肉串
我最爱吃的手抓饭
羊现杀现做现吃
对面还有水果摊
听说一个大哈密瓜才三块钱
要不是今天赶飞机
我非得买一个
坐酒店抱着啃
十五块一大串羊肉
一串就能吃饱
之前一直怀疑
现在信了

这酸奶沙冰
也是超级好喝
看大叔
这炉火纯青的手法

同志们
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
就交给你们了

百年老茶馆

坐在百年老茶馆
点一壶老茶
感受这慢时光下的生活

我也想像老板一样
有一家
这样有温度的店

这里的人都很和善
虽然语言不通
但他们都会很热情的
塞给你馕吃
你的茶喝完了就喝我的
我的喝完了就尝尝你的
没有那么多计较

不可以免费加茶
但可以免费添水
即使在这里
就这样坐上一天
也不会有人来说
因为
这就是这里的生活

维吾尔族
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
这源于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乐观
会说话就会唱歌
会走路就会跳舞

这一曲
诉诸衷肠
道出百年回响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帕米尔高原

喀什
沿喀喇昆仑公路
我们向“世界屋脊”
帕米尔高原进发

「奥依塔克冰川公园▼」

「白沙湖▼」

「塔合曼湿地▼」

卡拉库里湖▼」

千百年来
卡拉库里湖
平静地躺在雪峰之下
无风时
湖平如镜
你可以看见
公格尔峰
公格尔九别峰
慕士塔格峰
清晰的倒映在湖水之中

我与昆仑有个约定
不知道多少年
心里有一种声音在回荡
仙界
昆仑墟
万山之祖
所有的神话传说
这世间万有
皆出于此
我想近距离一睹它的尊容
有朝一日
我定要赴这
昆仑之约

后记

人世多磨 
不如率性而活

...... THE END ......
                                                                   世界很美,只等你的出发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