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长穿毕是“中国十大经典徒步路线”,也是一条美景与风险并存的路线。

这是我一个月内第二次带队走“长穿毕”,却不曾料想又一次遇见大雪。原本五星的线路,难度和强度陡升。对于我们来说,这既是一场与大自然的博斗,也是一次对于自我的内省和超越。

踏雪寻路 汉堡/摄
踏雪寻路 汉堡/摄

与“家人”同行

这些年,我带过许多队伍和许多客人。然而,却是第一次带“一家人”。

参与此次活动的有来自云南昆明的郑姐、和女儿楚楚,以及来自广东深圳的曾姐、和儿子洋洋。曾姐是郑姐的大嫂,楚楚和洋洋则是姐弟。一家人出游,沿途的故事和欢笑自然就多了许多。

游侠合影 汉堡/摄

【活动名称】:长穿毕(穿越四姑娘山
【活动时间】:2020.5.30-6.3
【参与队员】:曾姐、楚楚、洋洋、郑姐
【带队领队】:汉堡
【撰文编辑】:汉堡
【摄影后期】:汉堡

在雨后的成都出发,奔向四姑娘山

前段时间,由于受气旋影响,成都已经连续下了近一周雨了。所以在带队出发前,自己内心还是有点紧张,时刻关注着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幸运的是,出发当日天气晴好。从成都出发,经过大约4小时的车程,我们便顺利抵达了距离成都200公里外的四姑娘山镇。途经猫鼻梁观景台时,我们也如愿看见了四姑娘山的四座雪峰,虽然幺妹峰羞涩地藏在了云中,但却丝毫不影响四姑娘山的巍峨和壮观。

猫鼻梁观景台遥望四姑娘山 汉堡/摄

当天下午,我们并未安排多余的活动,而是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大家休息以适应高原海拔。

下午,我同当地藏族协作提前碰了面,并带大家提前办理好第二天的入园相关手续后,便早早休息了。

连下10天雨的四姑娘山,终于放晴了

一早,在酒店简单吃过早餐后,我们便从四姑娘山镇上出发。今天依然风和日丽、天气晴好。听当地人介绍,在我们来之前,四姑娘山已经连续下了10天雨了。我不禁感叹我们的运气是真好。

在景区入口处买好门票及观光车票后,我们便沿着蜿蜒的山路乘车出发了。途中,能清晰地看见四姑娘山的四座雪峰相伴而行。

进山前的合影 汉堡/摄

大约过了20分钟,我们顺利乘车抵达了长坪沟的徒步起点。我们在徒步起点拍了一张合影后,便沿着景区宽敞的柏油路徒步出发了。

马帮处供人骑乘的马 汉堡/摄

从徒步起点至当天的营地木骡子有大约12KM的里程,其中有5KM是景区木栈道,7KM是土路。在徒步起点有马帮,可提供骑马服务。只是我确实没有骑过景区的马,所以骑马费用不详。

马帮不远处,便是喇嘛寺了。

喇嘛寺外景 汉堡/摄

喇嘛寺,又叫斯古拉寺,是四姑娘山长坪沟景区内唯一的一座寺庙。

相传,斯古拉寺初建时为藏传佛教苯波派(黑教)寺庙,后来随着宗喀巴创立的格鲁派(黄教)在藏区的影响越来越大,到了15世纪初斯古拉寺就改为格鲁派的寺庙了。在鼎盛时期,寺僧侣多达1000余人,高僧辈出。可惜,这座在嘉绒藏区颇有盛名的寺院在文革时期遭到了严重毁坏。待旅游开发重新修建后,才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如今,受疫情影响,寺庙并未对外开放,所以我们也只能无缘此圣地美景了。

母子同行 汉堡/摄

喇嘛寺外有三条进沟的路,其中两条是骡马道,只有中间这条铺满木栈道的道路更适合游人行走。于是,我们并未久留,便沿着景区木栈道徒行出发了。

母女同行 汉堡/摄
漫步景区栈道 汉堡/摄

景区修建的木栈道并不难走,平坦且宽阔。只是在步行的时候一定要格外留意脚下的台阶,相似的木栈道走久了很容易让人产生眩晕感。

跌水激流 汉堡/摄
盥洗老人 汉堡/摄

前方不远处有一处跌水激流,走近该景点,能够听见激流撞击石块时所发出的巨大声响,让人心涌澎湃又倍感清凉。

远观飞瀑 汉堡/摄

从徒步起点喇嘛寺沿景区木栈道大约步行1KM后,便能来到景区内的又一处景点——虫虫脚瀑布。

远观虫虫脚瀑布,犹如一条从天而降飞挂的银带倾泻而下,十分地壮观。

木栈道徒行 汉堡/摄

中途,我们在虫虫脚瀑布前休息了片刻,便又沿着景区木栈道出发了。

受疫情影响,近来来四姑娘山旅游的人并不多,所以沿途我们也并未碰见太多游人,仿佛有一种景区都被我们承包了的感觉。

与雪山同行 汉堡/摄

此时,步行于景区栈道上,远处的四姑娘山幺妹峰清晰可见,巍峨而壮观。它就像一个绝佳的地标,指引着我们前进的路。

流水 汉堡/摄
雪山下的玛尼石 汉堡/摄

不久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刻有经文的玛尼石前,石头上刻着藏族的六字真言,代表吉祥如意。它与面前的雪山交相辉映,形成了一个难得的天然盆景。

枯树滩风景 汉堡/摄
拍摄枯树滩 汉堡/摄

穿过河流和玛尼石,再往前走就是枯树滩了。

枯树滩是景区内一处天然湖泊,因湖中生长有许多枯树而闻名。这些枯树枯而不倒,倒而不朽,十分地神奇。

山间飞瀑 汉堡/摄

不同于双桥沟的休闲游,与海子沟的探险游。长坪沟的旅游主要以生态游为主。在这条长达29公里的沟内四处遍布森林和瀑布。

云中婆缪峰 汉堡/摄
正在觅食的牦牛 汉堡/摄

以及丰富的动植。

向木骡子前行 汉堡/摄
母子同行 汉堡/摄

中午,我们在上干海子吃过简餐后,便开始沿着土路前进。自上干海子以后,就没有景区木栈道可以走了。剩下的路段全程均是土路。

乌云压城 汉堡/摄
徒行前进 汉堡/摄

高原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中午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变得乌云压城,感觉快要下雨了。于是,我们不得不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好赶在风雨来临前尽快扎营。

木骡子营地 汉堡/摄

最终,经过近5小时的艰难跋涉,我们终于顺利抵达了营地。

见营地天气状况不佳,预计要下雨。我们商议选择了更加稳妥的方式,一起住进了营地的木房子里。当晚,果然不出所料,听了一夜雨。

雨一直下,是后退还是继续前进

第二天一早,我被哗啦的雨水声吵醒,穿好衣裤出门一看,大雨依然下个不停。于是不禁心里犯嘀咕:下这么大的雨,我们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于是赶紧趁着早饭时间召集大家前来商议。

晨起满眼雨雾 汉堡/摄
大雨滴落屋檐 汉堡/摄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继续前进呗。

见大家毫无退意,于是我们在简单吃过早餐后、收拾好行李,便冒雨出发了。

雨中行路 汉堡/摄
泥泞路面 汉堡/摄

由于下了一整夜的雨,原本干燥的地面此时早已变得泥泞不堪,我们也因此走得格外缓慢和小心。

下了一夜雨,此时原本水位并不高的河水突然一夜暴涨,很多原本的硬质路面也被淹没在了水下。于是,我们不得不绕路而行。

踏上正路 汉堡/摄

最终,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艰难绕行,我们终于不用在泥路中艰难前行,而是踏上了一段较为干燥的硬质土路。此时,我们穿在小腿上的雪套早已被弄得泥泞不堪。

午餐时刻 汉堡/摄
美味的自热火锅 汉堡/摄

看看手表,此时已经接近正午12点。于是,我在前方找了一块较为宽敞的平地后,便建议大家在此休息,并享用午餐。

在户外吃路餐,可选择性也许多。面包和牛奶是最简单的搭配,但牛肉和自热火锅觉得算得上的户外饕餮了。

踏桥而过 汉堡/摄
马匹过河 汉堡/摄

酒足饭饱,继续前行。沿着弯弯的河道,我们踏着木桥过河。为我们运送行李的马匹则只能踏着河流渡过。

因为有了向导和马匹的帮助,长穿毕的整个行程一下轻松了许多。不用在负重背包,吃住也有了基本的保障。

过泥泞小桥 汉堡/摄

后面的路越走越泥泞,但是大家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路况,所以再走起来也变得从容淡定了许多。

河曲与树林 汉堡/摄
树林与河曲 汉堡/摄

走过最后两个河湾,顺着流水而上,就离今晚的营地不远了。

叉子沟营地 汉堡/摄

最终,经过长达6小时的艰难徒步,我们终于抵达了当晚的营地——叉子沟营地。

大家合力在营地撑起了露营所需的球形帐,当晚向导为我们做了可口的晚餐。餐后,进行了简单的洗漱,我们便早早入睡了。因为,要为明早的冲顶做充分准备。

最艰难的雪路,无助、绝望,却没人喊放弃

第二天一早,凌晨两点我们便起床,穿戴好衣物并吃过简餐后三点便出发了。由于在黑夜赶路,所以我就没有拿出包里的相机去拍照和记录。

直达清晨五点天蒙蒙亮,我才关掉了头灯,逐渐看清了前方的路。

雪中艰难前行 汉堡/摄

由于前天下了一夜的雨,致使山顶积雪太厚,我们不得不咬着牙硬着头皮踏雪而行。遇见平路尚可勉强通过,遇见上坡真就只有手脚并用了。

向导艰难开路 汉堡/摄
队员紧随其后 汉堡/摄

碰见此雪景,向导只好在前方艰难开路。而我们只得紧随其后,跟着向导踏过的脚印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上顶前行。

最终,经过近6小时的艰难攀爬,我们终于如愿登上了垭口山顶。

满是碎石的雪地 汉堡/摄

由于山顶天气状况不佳,我们并未能在山顶如愿遇见壮丽的云海。眼前只有满屏的雪景和凌乱的碎石,让人不寒而栗。

下山之路 汉堡/摄

上山的路很是艰难,下山的路也并不好走。由于积雪太大覆盖了原本的路面,我们只好坐在雪地里艰难地缓慢滑行下山。长路漫漫,的确十分地考验人。

雪地滑行 汉堡/摄

最终,我们还是顺利且平安地下山了。只是会想起这段雪地爬行和滑行的特别体验,还是会让人觉得记忆深刻和难忘。

走下毕棚沟,最终坐车离开了景区。

尾声

不知不觉,五天四夜的长穿毕之旅就这样结束了。这是我一个月来,第二次带队走长穿毕。相较于上次走长穿毕,这次天气状况更加糟糕,雪量更大,行进也更加艰难。

但是我们依然顺利且成功的完成了穿越。感谢大家的坚持、隐忍和不放弃。

山脚远眺长穿毕垭口 汉堡/摄

若干年后,当我们回想起这次穿越的经历和往事,或许还会为当初的固执和坚持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吧。

这也是户外的魅力所在。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