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西藏,大部分人总觉得山高路险,遥不可及。又或者觉得是个眼睛上天堂,身体下地狱的地方。在大多数人心目中,西藏给人的印象是高寒、干旱、广袤、苍凉,西藏是圣洁美丽,却不能轻易地接近的。但西藏有那么一个地方,绝对是个例外,甚至可以说是藏区的异类。它便是位于藏东南的林芝地区。

在这里你不用担心高原反应的折磨。很现代化的林芝市区、并不十分浓厚的宗教色彩、不期而遇的田园风光、雾气弥漫的云杉林,会让你有恍惚置身于江南的感觉,所以这里常常被人称之为“西藏江南”或“藏地江南”。但其实这里有着江南所没有的独特景观。

喜马拉雅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这两条巨大的山脉由西向东平行伸展,在东部与横断山脉相遇,形成群山环绕之势,林芝地区就静卧在这三大山脉的怀抱之中。雅鲁藏布江从林芝地区的朗县进入,在米林县迎面遇上喜马拉雅山阻挡,被迫折流北上,绕着南迦巴瓦峰做“马蹄形”转弯后,在墨脱县境内向南奔泻而下,最终经印度注入印度洋。来自印度洋孟加拉湾的水汽同样沿着这条线路进入。它在受到喜马拉雅山阻挡后,沿着雅鲁藏布大峡谷这个通道一路北上,带给这个区域丰沛的降雨,温暖湿润的气候滋养着这里的植被,森林覆盖率高达51.9%,一旦你进入林芝地区,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绿色。

但不仅仅如此,林芝地形起伏很大,海拔落差大,自最高处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到最低处海拔仅几百米的谷地,形成了我国最为丰富和完整的垂直自然带谱,依次分布着低山常绿雨林带、低山半常绿雨林带、中山常绿阔叶林带等9个垂直自然带,这也是世界上发育最为完整的垂直带谱。蓝黑茂密的森林尽头是雄壮的雪山,巨大的冰川沿着沟谷伸入森林,雪山、冰川和森林的景观在这里完美融合,这是你在江南无法看到的独特景观。在西藏所有的地区中,林芝的宗教气味最不浓重,这里的主角是自然。在这片温暖湿润的土地上,大自然以其独特的身姿恣意生长着。

大自然对林芝恩宏备至,它集雪峰、冰川、峡谷、瀑布于一体,缀山花、林海、草甸、田园于一身,它把极地雪原到热带雨林的超级美景揽括在一起。它的美,不是“西藏江南”所能表述,它的山山水水也非“东方瑞士”这样的称号所能企及,只有走过地球上的角角落落,才能感悟它的独一无二。下面就请跟着汽车之家来感受大自然的宠儿——林芝吧。

药洲米林的药王谷——南伊沟

第一天的行程只安排了一个景点——南伊沟。南伊沟距酒店只有14公里,位于西藏米林县南部的南伊珞巴民族乡境内,是纳伊普曲峡谷,在喜玛拉雅山脉北麓,距县城有20公里,纵深40多公里。有“藏地药王谷”之称,又有小江南之称。这里生活着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中人口最少的一个民族——珞巴族。

由于这里靠近中印实际控制线附近的麦克马洪山,所以需要在景区入口押身份证。和我上次去拉姆拉措一样,所以早已经见惯不怪。景交车载着我们深入沟内,一路经过几个点,与其说是珞巴族民俗旅游点,还不如说是消费点,都是当地人在卖烧烤或卖山货。没什么看头。

“南伊”,藏语意为仙境。南伊沟被誉为“地球上最高的绿色秘境”、“中国绿色峰级的森林浴场”。可是,知道这条沟,走进这条沟的人却屈指可数,所以这里的森林和草场保持着原始的状态,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身临其境,令人神清气爽。

沟谷两侧,林木参天,青冈、云杉、桦树、柏木翠绿幽深;淡黄色的松萝,从高大的树叉枝丫间垂下,有如童话剧中仙女的帷幔;林间草木繁茂,野花摇曳,红色,黄色,娇艳欲滴,妩媚动人;湍急的南伊曲水在谷间轰然鸣响,翻腾的浪花晶莹剔透,洁白如玉;路边搁置的巨大圆木,静静地躺在野草花之中,诉说着一一段古老与沧桑……

在濛濛细雨中乘坐环保车继续前行,终于来到了牧场中,这里牧草茵茵,白云悠悠,远山重重,牛羊悠闲,野花点缀,牧场有几间牧人小屋,周围奇树林立,颇有鬼斧神工之妙。原来这里已经是原始深林入口。在这里任何车辆不得再前行,游人必须步行进入。

两位大师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到草甸中去拍照。

这里的原始森林疏密有致,栈道近旁多是低矮,奇形怪状的沙棘树。

原始森林中的这些树木仿若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雨洗礼,黝黑粗壮的树干上长满了绿色厚重的苔藓,营造出电影《阿凡达》中一样梦幻的秘境。

森林里,草木茂盛,百年大树傲然屹立,干枯的腐木横七竖八,彰显着大自然繁衍交替的永恒规律。

虽然雨越下越大,但眼前美景诱人,我顾不上考虑初上高原的慎防感冒的经验,把冲锋衣的帽子套在头上,拉上拉链继续前行。

牧场上到处绿草茵茵,各色野花点缀其间,眼前牧人的小屋提醒我们这里尚存人间烟火,而更远处,苍翠神秘的原始森林、雨雾中的大山却又分明暗示我们,这就是天边的牧场,是神仙居住的天堂!

小雨还在无声地洒落,藏香猪和牛马在过膝的绿草中旁若无人,不慌不忙地享受着美食。天地间静谧悠然,时间的脚步在这里停下了。

那一刻我醉了,真想扑向牧场最深处,赖着不走,就守着南伊沟一生一世。渴了,掬一捧纯净的高山雪水;饿了,采一束美味的琼瑶芳草;倦了,在山谷中撒欢打滚,荡涤掉一切忧伤与烦恼。

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结束了南伊沟奇幻之旅。回望那绝美的仙境幽谷,我认定,南伊沟是远离尘世的天边牧场,南伊沟更是滋养人心的心灵牧场!

江湖汇流

第二天的第一个景点,是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江河汇流处。从米拉山口发源的尼洋河贯穿整个工布江达后,在林芝昔嘎村与米林羌纳乡交界的地方汇雅鲁藏布江。逆流而上的尼洋河水清澈而湍急,雅鲁藏布江水则混浊而缓慢,一清一浊,一绿一黄,既对比鲜明又难分难解,如缠绵缱绻的一对爱侣。

这时无人机就派上用场了,但比较遗憾的是,这里离还属于米林机场的起降航道限飞区,只能飞到120米高。在空中看江河交汇,这里的水面平静而广阔,众多沙洲星罗棋布,气象非凡。在不规则的沙岛滩涂上,覆盖着翠绿的草甸。东北岸那座层峦叠嶂的大山就是苯教的圣地苯日神山。苯教是佛教传入西藏前,流行于藏区的原始宗教。苯日神山见证了一段佛苯相争的历史。时至今日,林芝地区仍然是藏区中佛教元素较少,苯教元素为主的一个地区。

拍完江河汇流我们继续乘车前往林芝市区,车窗外是醉人的风景,河谷中金黄的树林和尼洋河翡翠般的河水相映衬,我举起手中的相机,隔着玻璃窗拍下这美丽的风景。

略感失望的卡定沟

卡定沟是林芝比较有名的一个景区,但专门去的人却不太多。

这里山势险要高耸入云,是典型的峡谷地貌,奇峰异石古树参天,落差近200米的瀑布飞流直下雄伟壮观,山崖天然形成的大佛、女神、观音、护法、如来佛祖、喇嘛颂经、神龟叫天、神鹰献宝、酥油灯,以及藏文“六字真言”佛字等。

清新自然的天然氧吧将使人心情舒畅,但至于这些天然形成的各种形象,真的令我感觉自己想像力匮乏。比如这座“酥油灯”,岩壁上的花纹近似灯台上的火苗。比桂林山水还考眼力啊。

瀑布旁的岩石像一座站立的女神浮雕,活灵活现。

阳光明媚,穿过树林,把树叶都映照得玲珑剔透。多么晴朗的天啊。

这个画着莲花生大师的泉眼,讲解员说很灵验,但我很不喜欢这种充满铜臭味的景点。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披着佛教敛财的地方,再前行数十米有个据说开了光的佛堂,竟然有烧香求签占卜这种套路。在我对宗教信仰的粗浅认识中,也知求签问卦源自道教,和藏传佛教没任何关系,而佛教也是禁止为人算命。范此种种皆为假和尚所为。在西藏这片佛国净土,让人感觉相当恶心。

远观卡定沟的天佛瀑布,有点像条小水沟,毕竟这些在花岗岩上流淌的山泉不似在石灰岩等溶岩地貌,随着岁月流淌越扩越大。

所谓天佛瀑布,据说就是在瀑布所在处有一尊天然形成的佛像,眉目较为清晰,两边立男女护法各一名,甚是庄严神圣。景区解说员说,有佛缘的人才能看到看懂这些抽象化的佛像景观。是不是很飘渺?感觉比去年在拉姆拉措透过湖面看自己的前世来生还要玄。

不知是反感这种景区氛围还是心挂着下一站巴松措,无心细赏,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到景区门口等着集合去巴松措。

红教的神湖和圣地——巴松措

顺着碧蓝的尼洋河一直开,深入到离川藏公路40多公里错高乡。这条与我们并行的便是新修的林拉高等级公路,一路架在尼洋河上走。

有人认为它是尼洋河的点缀,也有人认为它破坏了尼洋河的自然景观。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为西藏的交通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而且是免费通行的。

我们来到一个谷地,两旁的大山把阳光都挡住了。成群的牛在这里悠闲地生活着。

一路深入,宗教元素开始丰富起来。

河边、溪流上都可见到水力转动的转经轮。这些经轮里都装着经文,河水每带动它们转一圈,就寓意着向上苍念一篇经文。这在藏区是很常见的祈福工具之一。偏偏在林芝比较少见。原来林芝的居民大都信仰西藏本土的苯教。而巴松措作为藏传佛教中宁玛派(红教)中的著名圣湖,自然会比别处多一些宗教元素。

巴松措附近的尼洋河谷,拥有广阔的林地嶙松茸提供了广阔的生长空间。松茸身价早已水涨船高。然而这种上天给人类的恩赐却越来越少了。

巴松措的海拔较林芝市区要更高一些,所以气温也更低。看着车窗外的雪山,我们都把厚衣服穿上,戴好帽子才下车。

巴松措是个颇大的景区,除了是红教的圣湖,更是户外圈中著名的徒步圣地,这里有结巴村、扎西岛、措高古村、新措沟、冷布沟、仲措沟、杂拉沟等。真要徒步游玩,没有一个星期是玩不透的。而我们这次只是在湖心岛一逛,只能算是蜻蜓点水般浅尝即止。

相比于西藏的三大圣湖:纳木措、羊卓雍措、玛旁雍措,巴松措则显得隐秘低调,但它在红教中的地位,一点也不比三大圣湖低。

巴松措也被叫做措高湖,藏语为绿色的水,湖面海拔3700多米,湖面积达6千多亩。湖水清澈见底,四周环绕的雪山倒映其中;春季湖四周群花烂漫,景色宜人至极;秋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天空碧蓝如洗。有着典型的西藏式美景:雪山、湖泊、森林、瀑布、牧场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风光美不胜收。

乘船游湖是游客游巴松措的主要方式之一,湖心小岛扎西岛的旁边便是游船码头。扎西岛则通过两座浮桥与岸边相连。

岛上这座木石结构的措宗贡巴寺,藏语意为湖中城堡,是红教的重要寺庙。建于唐朝末年,分为上下两层,佛殿内有3尊巨大佛像,正中是盘坐在莲花台上的弥勒佛,左侧是千手观音,右侧是金童玉女佛像。入内参观必须穿上鞋套,顺时针沿着寺内的通道行走。寺内禁止拍摄,请务必尊重藏民的信仰,入乡随俗。

有传说称,巴松措是“措曼杰莫”(MtshoSmanRgyalMo)女神的水宫,女神对水中生活的神灵家族具有威严及势力,信众向她祭祀祈祷,可以带来好运及福祉。

后来一位宁玛派高僧桑杰林巴,按照莲花生的授记,在巴松措的湖心岛扎西岛上创建了措宗寺,寺内设莲花生忿怒金刚像作为主尊,从而在该地区建立了藏传佛教本尊的主导地位。

我们来到的时候已经临近日暮,加上云层特别厚,只有短暂的时间里有阳光洒在湖面上。

尽管如此,处于阴影下的巴松措依然美得让人感觉窒息。

晚上我们住在巴松措度假村内,分好房间后,看到远方天边下起了雨夹雪。不及细想,拿起相机就到对面一排靠近湖边的楼上守候日落。

上到楼上,发现早已有数位大师守在那里拍摄,大家一直惊呼着对面雨雾中不时有闪电产生,一直跟着狂拍。可惜最终没一个人拍到闪电的。倒是远山的山顶在雨雾中渐渐白了头。

湖面的金光预示着太阳还没落山。看着远方的云雾,根据经验推断,太阳下山后,云雾在太阳的映照下会呈现在美丽的粉红色。

于是我们顾不上吃饭,也没戴帽子就一直在湖边吹着冷风守候着日落后的彩色天空。

果然不多时,天空由金黄渐渐变成粉红,也算工夫不负有心人。虽然到了晚上,一个个都说被吹得头疼。但我想这也值得了。

翻越色季拉山

早餐后离开巴松措,翻越色季拉山到波密去。

这次来林芝之前就一直祈祷,希望能在色季拉山口再次见到有“羞女峰”之称的南迦巴瓦。不想,一早起来就一直下着雨。到了色季拉山的时候甚至下起了小雪。别说看南迦巴瓦了,极大的温差甚至让车窗都起雾了,无论怎么擦都是一片朦胧,连窗外的风景都看不清。

透过挂满水气的车窗,可以看到山间的彩林披上了薄薄的一层白雪。

来到鲁朗林海的观景台,迷雾重重,远方一片白。鲁朗林海此刻变成了鲁朗云海。

迷雾深锁的林海,只有靠近318公路的小片区域在露出云雾外。

云雾缭绕的林海,近景是水彩画,远景就变成一幅水墨丹青。

湿冷的空气有点刺骨,还下着冷冷的冰雨。观景台没有太多可拍的角度。架起相机拍一段延时摄影就收了。

继续前行一段,鲁朗林海的另一个观景平台,这个平台的名字叫田园风光。就是从高处看鲁朗小镇,不过此时田园已经收割了,露出一片片黄色的土地。聚集在山顶的乌云依然浓重,要是阳光明媚的日子,这是片多么美丽的地方。

倒是换上长焦镜头可以拍些细节。

西藏小瑞士——鲁朗小镇

车子驶进鲁朗小镇,这里有我喜爱的田园风光。

还有成片的牧场。

嗯,还有很多人喜欢的鲁朗石锅鸡。

自从上了《舌尖上的中国》之后,很多人慕名都想要试一下。但我在鲁朗吃过两次都感觉比较失望。鸡的肉质不行,很霉,没弹性,估计是饲料鸡。汤肯定也不是细火慢熬的,下了不少鸡精。一入口就知道了。谁让广东人有一条挑剔的舌头。

牛肉还是挺新鲜,在牧区多吃牛羊肉,总没错。

匆匆吃过午餐,出去外面逛。这个鲁朗小镇是个新建不久的旅游小镇。去年来的时候,还基本见不到人。今年就要比之前多了不少人。

鲁朗的风景总是让人舒心,虽然下着小雨,也无法阻挡我们到处拍照的冲动。

通麦,曾经的通麦天险如今变通途

饭气攻心,在摇曳的车厢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见车窗外熟悉的大型钢索吊桥。原来通麦到了。

通麦天险曾经是川藏线上著名的一险,许多川藏线上的老司机都说往年的惊险历历在目。但现在已经被眼前的通麦大桥和新修的隧道所取代。天险已经已经变为通途。

开车走在现在318国道,已经很难想像当年的艰险。狭窄的山路,有些路段勉强能同时通过两辆大车。经常需要一辆车在悬崖边让行。一边是不时会落石的山崖,另一边是湍急奔腾的帕隆藏布江。有时大货车的半个轮子都压在路基的边缘悬空的。想想就双腿发抖。

现在通麦大桥旁边还保留着两条不同时期的临时吊桥。当年就是单边放行从这些桥上一辆辆地过车的。当年的318的艰难可见一斑。感谢国家在西部大规模的基建投入。让我们越来越容易接近这片美丽而神秘的圣域。

岁月静好,时光缓流的仁青客栈

终于在傍晚前到达目巴卡村的仁青客栈。这是一间颇有特色的网红客栈,在网上的口碑相当不错。于是我们的计划就是在这里住上三晚。这是个蛮大的藏式庄园,雪山环抱,帕隆藏布从面前缓缓而过。客栈前的牧场每天出产新鲜牛奶,不过现挤的鲜奶可不是每个人的肠胃都受得了的。喝之前一定要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

顺着一条只能通行一辆车的小路从318驶进去。

那沿途盛开的大丽花,洋溢着不可言说的美丽。

我入住的小木屋,原木构造的房间,走进房间就能闻到一股股扑面而来的木香。

房间的家具都很有藏族特色。要说小木屋最大的不足吧,就是隔音不太好,有时候,隔壁说话大声点都能听到。

这是阳台,坐在外面喝杯咖啡,看看杂志是很惬意的。不过这个季节,没有阳光的话,会有点儿冷。

在阳台可以看到外面的雪山和原始森林。这一切就在眼前。

身处如此美景中,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拿起相机到处拍拍拍。

来到刚才经过的桥上,旁边挂着五彩经幡的吊桥和奔腾的帕隆藏布、眼前的彩林与远方的雪山。这一切就是我此行最期待遇见的美景吧?

鸭鸭在桥上拍风景,我在拍她,让她成为这美丽风景中的一部分。

为了取得更好的角度,我决定下到河谷中的乱石滩中。

这座吊桥真是怎么拍都好看。下到河谷中拍的这张照片,是我的最爱。

石滩中有当地人堆起的致尼堆,用来祈福镇煞。

雪山、彩林、江水、桥。现在看来似乎少了行人或者车子的点缀,当时应该耐心地再等候过往的行人的。

带着相机,不知不觉就把整个巴卡村逛了一圈。

离远看我们住的小木屋,感觉自己就住在香巴拉世界里。

客栈的餐厅也是个颇有特色地藏族木结构建筑,藏式雕花装饰的屋檐和门窗就是一件艺术品。

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让人感觉,时光就像静止了一般。

古乡湖

古乡湖是帕隆藏布江上的一个淡水堰塞湖。是因1953年古乡後山的“雄陆给尼”冰川活动引起“卡贡弄巴”爆发巨大泥石流堵塞帕隆藏布江而形成。就在318国道的边上。

和川藏线上的各大有名的湖泊比起来显得极不起眼。加上天气不好,拍不出什么好照片来,于是架起相机由它自动拍延时摄影,自己遥控无人机航拍一下。

这条穿过田园的公路便是川藏南线318国道。

帮王大可小妹妹拍的照片,今天她的这件毛衣显得十分小清新。

古乡湖这边有仁青客栈的另一家分店,时间有限,没有进去细看。

中国最美森林第5位——波密岗乡林芝云杉林

离开古乡湖去岗云杉林。古乡湖糟糕的天气几乎影响了一天的心情。

岗云杉林全名是波密岗乡林芝云杉林。一条水泥路通往森林深处。没错!就是水泥路,水和泥混合在一起的路。由于山路狭窄泥泞,大车进不来,建议开SUV进来。

眼前这些林芝云杉是丽江云杉的变种,集中分布于藏东南波密的岗乡。森林内,可见树体下部枯枝脱落,宛如仙境中一片由巨型村干组成的清阔空间。上部隐约可见的巨伞林冠几乎将天外的世界全部遮掩,我去过许多大森林,但当我来到岗乡云杉林时,却找不出语言来形容这片森林的伟岸。

林中秘境——达美客栈

经过那段湿滑泥泞的山路之后,我们到达一个林中秘境,这片林间空地有好几间木屋,这里就是达美家庭客栈。

这里并没有像那些网红客栈那样的精心设计和装饰。就是很简单的藏家小木屋。但在这世外桃源般的林中秘境,本身不需要太多修饰,你也会留恋此地,来到这里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这是我寻找多时的香格里拉。

刚出生的小猪围着母亲转,原来是要吃奶了。藏猪一家就悠闲地生活在这片林中草甸上。一直认为藏猪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猪。在西藏根本没见过猪圈,藏猪都是一家大小满山转悠。我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就是像藏猪一样生活。

同样幸福的还有这只放生羊吧,大家都喜欢围着它拍照。很快它就要成为网红了。在西藏,经常能看到脖颈上系着红布条没有主人牵着的羊只。其实这些羊本来都是有主人的,正因有着这些淳朴的主人把它们放生了,使它们重归自然,成为自由的羊,免去了挨宰遭杀之罪。在放生羊的主人看来,放生羊可以消灾避祸,可以逢凶化吉,可以积累功德,换来幸福。

在这林中秘境留张遥望远山背影非常有必要,于是让队友帮忙拍了这张。

我好奇我们处在一个什么位置。用无人机飞高后,拍了一张全貌。

岗云杉林徒步

午餐过后,我们开始沿着林间小路徒步往森林深处走。

进入云杉林深处,我的心情超乎寻常地平静。这里远离都市的烦嚣,只有大自然的声息。

东喜马拉雅山独特的自然条件和西南季风的影响,孕育了波密岗乡的林芝云杉林。它不仅以壮丽的景观使造访者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叹为观止,同时也由于它保存极为完好的原始性和无与伦比的生物多样性而得到自然爱好者的宠爱。

在壮观的林木层蔽荫下,林内温凉湿润,灌木和草本均匀分布,苔藓层发育良好,形成遍布林地的绿“毯”。偶尔透入帷幔的一缕阳光竟显得那么耀眼夺目,像一把闪光的利剑,将林中的浓雾劈开。

林内的藤本植物茂盛,藤茎粗壮者有30-40厘米,而且可蜿蜒至树冠层,加上松萝飘摇,开成湿润暗针叶林的典型景观。如此壮美的高原山地温带暗针叶林,恐怕在我国乃至全球均属罕见。

广袤的原始森林孕育出丰富的林下资源。徒步林间,不时能遇见一簇簇的小蘑菇。别以为只是些平平无奇的菌类。这里出产的松茸、羊肚菌、猴头菇等珍稀菌类早已闻名国内外。而其中松茸火起来之前,它只是林芝山林间普通的菌子,现在松茸已经华丽变身为中国的“黑松露”。天知道下一次火起来的是这里的哪一种物产呢?

沿着小路穿过一段茂密的丛林后,来到帕隆藏布的边上。视野渐渐开阔起来。

河谷对面是个同样茂密的树林,从树林的色彩可以清晰地见到三个不同的林带。

眼前垂挂着的松萝像老人的胡须,这是空气质量极佳的标志,这种神奇的植物只有在空气质量极高的地方才能生长。

沿途极美的风光让人一路拍个不停。

骤然出现在眼前的一片沼泽地让我有点猝不及防,雪山之下的林间开阔地,散落的马匹在阳光下懒洋洋地吃着草。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是偷窥仙境的爱丽丝。

原来这就是岗云杉林深处的草湖。

来到草湖中,太阳公公也适时地露出灿烂的笑脸。西藏的天气就是这么神奇,明明早上还为古乡湖的糟糕天气感到郁闷,真正来到这片最美的森林中,上天就如此眷顾,想必这是片老天爷也独爱的土地。

平静的水面像镜子一样,倒映着这片美丽的彩色森林。

难得的好天气,一家大小在湖边晒着太阳野餐,可是很享受的事情。

这种自然生命的和谐之美,一时间难以用言语表达,只有身处其中才能深切地感受到。

其实这里离不318国道很近,只隔着一条帕隆藏布江,但飞弛而过的人们大都没有发现这片中国最美的森林排第5位的波密岗乡林芝云杉林。

在用相机拍了一大轮之后,才想起,这里用无人机拍摄应该会特别震撼。

上帝视角看草湖和云杉林,极具视觉冲击力。草湖是沼泽,弯弯曲曲的小河道在沼泽上画出美妙的图画。

最终碧绿的小河汇入近似乳白的帕隆藏布,比起壮阔的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的江河汇流,这里又显得别有一番柔美。

只恨无人机只能飞500米高,无法一览全貌。如果再飞高100米,将是一个完美的构图。

林中的小路。

午后阳光下的仁青客栈

从岗乡云杉林回到客栈,依然阳光明媚。于是决定用无人机沿着帕隆藏布江航拍一段。

客栈旁边是巴卡寺是一座寺院,此刻在斑驳的阳光下,也显得格外神圣。这座寺院一直大门紧闭,显得格外神秘。原本我在藏区旅行,都喜欢进入当地的寺庙感受其神圣的氛围。这次就无法得尝所愿了。

果然有了阳光,一切都不一样了。明明不是第一天入住了,却感觉处处都不一样。

虽然背景不是蓝天,但是光影营造的层次感也是足够了。

这招照片是帮TATO拍照的副产品,摆拍了半天,为了在巨大的光比之下拍出人和景都同样清晰。感谢尼康RAW的超强宽容度,竟然把暗部拉回来了。

傍晚,临吃晚饭前发现有点日照金山的迹象。可是没带相机,回去再拿相机是来不及的了。好在队友有带,借了阿拖的相机,拍了两张。

可以说是到林芝这么多天中,天气最好的一天。不过云层依然非常厚。带了一堆拍星空的装备。结果没机会用。

波密市场采购食材BBQ

今天的云层依然很厚,偶尔穿过云层的一缕阳光照射在飘浮在半空的云雾和缓缓流淌的河水。

横流雾飘得很低,弥漫的云雾就飘浮在村子的上空。

我决定用无人机看看这如仙境一般的村庄。

从空中俯瞰,就像是仙人的居所。

回林芝的路

从波密回林芝,车子一路沿着318国道,不愧为中国的景观大道,确实风光迤逦,而且秋天的318也比我上次经过的时候更加绚丽。

天气和几天前来时的一路下雨不同,终于能看清窗外的世界了。

窗外的黄叶也一天比一天绚丽。

看着车窗外迷人的秋色,我知这次归途必然能收割一波大片。

依然是使用我习惯的拍摄方式,在车上抓拍,虽然难免产生废片无数,构图也受很大的限制,但行车途中往往能遇见一闪而过的美景,常常比在景区内拍的的风景要震撼得多。所以每次出来,只要不用我开车,在车上拍的照片往往比景区还多。

沿岸的彩林倒映在帕隆藏布中,真是迷人。

雪山在云中若隐若现

318国道沿着帕隆藏布的河谷一路前行,直至它在通麦和易贡藏布相汇。水流也变得越来越湍急。

接近鲁朗的时候,地形也变得开阔起来。和刚才的峡谷地形有所不同。

一队玩越野的车队,离开公路,在草甸中肆无忌惮的行驶着。

雪山之下,森林与草甸交织的地带,这个时候,连草甸都变得金黄。

牦牛渐渐出现在我们面前。

随着车子继续行驶,鲁朗小镇已经跃然眼前。

阳光下的鲁朗呈现的是它另一个样子,和几天之前我们在雨中见到的那个鲁朗完全两个样。一边拍,一边感叹,前几天拍到的照片基本可以删了。

鲁朗给我的感觉和被称为“摄影家天堂”的新都桥很像。同样开阔的视野,同样的背靠连绵的山脉,也同样的田园牧歌式的风景。最重要的是,它们其实没有太多标志性的景物。适合一路走一路拍,而且大家拍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所以都是让摄影师流连的色影世界。

航拍太阳公公露出片刻微笑的鲁朗

车子在鲁朗小镇内停下来让大家休息,我趁这短暂的空隙用无人机航拍了小镇。弥补了前几天什么都没拍到的遗憾。

未见南迦巴瓦,却遇雪花纷飞的色季拉山口

离开鲁朗,车子慢慢爬上色季拉山。只见山上下起了雪。林芝的天所随着海拔的垂直变化真明显变化。

越往高处,雪越大,山顶的狂风把雪花刮得打横飘起。

作为一个不是经常能见到下雪的广东人,哪怕这一点小雪,已经让我激动不已。

更何况这雪中彩林的美景是如此地美丽。

望着这黑压压的云层,一睹南迦巴瓦芳容的希望再度破灭。

很快,我们就到了色季拉山口,这里就是我上次亲眼见到南迦巴瓦的地方。

垭口上的七彩经幡依然随风飘扬,向上天念颂着经文。

临海拔4728米处的山口,顿感凌厉的寒风吹得人发抖,难怪已经到达高原的第七天,也有人在色季拉山口高反了。

一路期待的彩林终于在色季拉山让我看到了,虽然没能下车去拍,但我已经觉得相当满足了。其实最美的一段是在进入林芝前的下坡路段。但那里坡陡弯多,根本没办法拍下来。其实我也明白,有些风景只能用眼睛欣赏到,然后把它深刻在脑海中。

色季拉山上看到尼洋河谷的耶稣光,虽然只有短暂的数秒一闪而过,却幸运地让我拍到了。

318国道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穿过陡峭的色季拉山。

告别林芝

不知不觉,一周的旅行来到了最后一天,又到了踏上归途的时候。一周的相处让许多陌生人变成了朋友,到了即将分别的时候,却有种难言的感受说不出口。干脆什么都不说,呆呆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任它在眼前晃动,就像此刻在脑海中不停轮播的电影一样。

不过短短二十分钟,林芝机场便出现在眼前了。刚下车,刚才明明还有一缕阳光的天空下起了雨,似是感觉我心中的不舍。

前一班航班在我们眼前平稳地降落了,我们即将就要飞离这座待了整整一周的城市。

三万英尺高空看雪山

飞机起飞后穿越厚厚的云层,我依旧坐在舷窗边,不过却坐错了方向,再一次错过了南迦巴瓦。

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看林芝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真正意义的航拍,而非无人机在500米高度的视角。

高空中看到的雅鲁藏布大峡谷。

之前就在《中国国家地理》看到过关于林芝是个多湖地带的介绍,虽然沿着川藏线进藏,沿途在林芝境内都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大湖。和阿里大北线上的“一措再措”不同,川藏线上的湖泊显得乏善可陈。但当你攀登上沿途的雪山之颠,或者坐飞机经过,你会发现这些星罗棋布隐藏在大山褶皱里的湖泊群。

在飞机上透过舷窗欣赏青藏高原上的雪山、湖泊、河谷本就是一件奇妙的事。可以说,坐从西藏起飞的飞机是最不无聊的。窗外的奇景让人目不暇接。也让我知道,西藏有更多隐秘的美景静待着被发现。美景在路上也许说得不完全对,真正的美景也许就在连路都没有的地方。

七天的旅程眨眼就结束了,但留下的印象却可以一辈子回味。它让我热切期待下一趟旅程,下一次未知的旅行。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