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链接:http://www.youxiake.com/lines.html?id=12219




(部分图片来自摄影师真好)




   
2015年末,我们驱车2000多公里,沿着旧时的
茶马古道
一路南下,在千里冰封的季节找寻地球上
最早的春天
;在淳朴的
佤族部落
里发现原始的印记;在北回归线以南的
西双版纳
意犹未尽... ... 
    
    感官的刺激也许不及心灵上的震撼,沧海桑田的
南方丝绸之路
传承的不止是一个时代的声音;
原始崇拜的力量
让一个种族世代延续;
南传上座部佛教
的信仰让祥和遍布了南国... ... 






    汉代元狩年间,七彩祥云南现于大理一带。天降祥瑞,当时作为云南县级行政单位的云南县因此得名,并沿用近两千年,后因省县同名而更名为祥云县,但云南驿的地名被保留了下来。


    被称之为亚洲文化十字路口的大理白族自治州早在唐宋时期在西南就曾一度繁荣,加上茶马古道的兴盛,这里成为了古代中原连接西藏和东南亚的纽带,云南驿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了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到清代尤其兴旺,每天通过的马队络绎不绝,其中规模大的拥有三百多只马匹,小的也有五、六匹。来到这里以后暂时休整然后继续上路。到了抗战年间,这里又成为中美联合空军飞虎队的机组中转站,美国的飞行员很多便暂居于此,他们也许不知道云南省,却没人不知道云南驿。


    如今的云南驿依然保留的前店后宅的建筑格局,青石板路上已然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却是另一番的宁静、和谐,老人在晒的到阳光的屋子里绣着手工;屋子的门口堆着金灿灿玉米棒;斑驳的土墙依然笔直的矗立;孩子们并不怕生,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情嬉戏,为这里增添了生机。一切仿佛都还未食人间烟火,只愿时光静止。






大理无量山樱花谷早在多年前就已有耳闻,看过武汉大学漫天飘零的樱花雨;看过圆通山樱花盛花期怒放的绚烂;无量山的樱花依然有个自己的特点,在万千生命还在沉寂的冬天独自苏醒,即便被冠以浪漫、纯洁的名义,依然带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傲骨。不与其他百花争艳,只做自己。枝枝丫丫的樱花,在冬的寂静里,藏着满满的心事,蠢蠢欲动,樱花未开,却洒了一地期待。仿佛一夜之间红遍了枝头,风暖暖的,心也柔润起来。你的怒放,把我的生命也开成了极致。我醉在其间,又怎能忍心踩踏这粉白的花瓣?你在最美的时刻离去,如一场盛大的生命离别,只是眼看着这漫天飞花,翩翩落满地,谁又醉在你的怀里?只好把你藏在记忆深处,等待下一个冬季。

    去司岗里的那天,途径了一座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庙宇,橙色的琉璃瓦在蓝天里格外显眼;飞檐斗拱直入云天,仿佛与神灵冥冥中保持着联系;院子里身着年迈的僧人握着一只老旧的钢笔抄写的巴利文的经书,脸上交错的褶皱诉说着一段段岁月的过往,阳光斜洒在他橘红的袍子上,温暖中带着端庄。生怕周围的长枪短炮以及快门的噪声惊扰了来自内心的宁静,然而波澜不惊的胸怀已然超然物外。




    司岗里溶洞位于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境内的崇山峻岭中,沿着澜沧江一路南下,车窗外不知不觉已经变得郁郁葱葱。佤族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从山洞里走出来的,所以对阿瓦山的司岗里溶洞尤其崇拜。洞口隐藏在一大片茂密的热带植物里,拾级而下,逐渐被巨大的黑暗空间包围,昏暗的灯光让洞穴文化更显神秘。穿过一小段狭窄的隧道以后,天地顿时开阔起来,宽广的溶洞足够容纳的下几百年前一个部落的祭祀活动。放生高呼,浑厚的回声如同历史的隔空对话,山上的泉水顺着岩石的缝隙滴落下来,如同一个永不停歇的钟摆,见证了地球几千万年的成长。走到洞穴的尽头,几颗连接天地的钟乳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在没有科学技术的原始社会,这个天然的庇护所保护了佤族灿烂的文化,身临其境的自然崇拜更加拥有力量。




    溶洞的不远处是一片绵延不绝的“国画长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一片片起伏的山峦之间泼墨挥毫,穿过一片原始的佤族村落以后,步入了一片由甘蔗田组成的绿色海洋,人少景美也许是对山高路远的最好回报,这里只有我们知道!

    广允缅寺在沧源县城内,作为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三大寺院之一,在整个滇西都比较出名。寺庙不大却格外清净,大殿占据了院子大部分面积,走到正门跟前,雄伟的五重檐结构和穿斗式木架结构巧妙的结合,台阶下的石狮子和门口的一对巨龙遥相呼应,巨龙栩栩如生,仿佛腾云即飞;细细的品位下这雕梁画栋,一窗一格都透着精致,不愧为融合了汉、白、傣族的文化艺术精华。走到殿内,被四周经变图的壁画所包围,尽管在岁月的流逝中已变得黯淡,神态举止依然优雅的活灵活现。


    沧源农贸市场就在广允缅寺的山脚下,充满了市井气息,每一幅画面都流露着生活的味道,稍上年纪的妇女一般都喜爱旱烟,琳琅满目热带水果已纷纷上市。


    翁丁在佤语里是“云雾缭绕的村落”的意思,多么充满诗意的名字。先前就了解过这是个比较原始的佤族村落,新中国成立后才完成从原始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的过度,原始崇拜让这里依然充满了神秘。1957年以前这里实行着“猎头祭天”的习俗,为了粮食的好收成,每个佤族村落在撒种前都会俘获其他村寨的一位成年男子,然后用他的头颅祭祀谷神,至今村里还可以看到祭祀用的高矮错落的人头桩。带着好奇、向往和恐惧踏上了前往这个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的路。午餐在路过的一家农家饭店用,烟熏肉很入味,油而不腻,蔬菜散发着泥土的芬芳,盘子整齐的码放在竹篾编织的桌子上,简单又不失清新。


    到达村口的时候,恭候多时的“黑熊哥”和“黑珍珠”已经夹道相迎了,载歌载舞欢迎着远方的来客,朴实的声音顿时把大家的距离拉的很近,无论如何也很难将这么一群可爱的人和先前的“猎头祭天”联系在一起。走到村子里,巨大的榕树包围的村落逐渐浮现眼前,原始崇拜信仰的是万物有灵,每个村子都会有几颗护佑村庄的神树,相传水牛曾救过佤族的祖先,才使得佤族的子嗣得以延续,所以牛头作为这里的图腾崇拜随处可见。祭祀活动的广场边上是一间用稻草搭建的木鼓屋,木鼓用完整的一段榕树掏空制成,鼓棒敲在上面咚咚作响。它在这里发挥着很大的作用,不仅是歌舞的伴奏乐器,部落里但凡有重大事件的发生,也是信号的传递,不同的地域予以了人们不同的智慧。
    穿过广场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干栏式建筑,这里就是佤王寨了,宽广的议事厅显示着等级制度的森严,看到了佤王及压寨夫人的行头,游侠们来了灵感。
    登高远望,整个村落的茅草房错落有致,湛蓝的天空如同洗过一般,老人们在太阳底下悠闲的沐浴着温暖,孩子们尽管衣衫褴褛,眼睛却清澈透亮。一束阳光从树叶之前的缝隙散下来,先前的恐惧已烟消云散。

    


   最美的风景总在沿途,去往西盟的那天,车子在盘山公路上绕着“S”,记不清拐了多少道弯,渐渐的、云雾开始在身边聚集。极目远眺,整个山谷之间,升腾起来的云海在沟壑之间缠绵,时而相聚、时而飘渺如烟,宛若仙境!夜幕降临的时候抵达西盟县城,那天的晚霞很鲜艳,星空纯净而又璀璨。






   在西盟佤族自治县有一汪天然湖泊—龙潭,一直被佤族视为圣湖,没有人捕捞里面的鱼,也没有人打捞掉落在里面的树枝,凄美的残荷开满了半个池子,一人多高的芦苇在湖边随风摇曳。挂满牛头的圣地—“龙摩爷”就在龙潭背后的密林中,这里林幽草密,常年云雾缭绕,幽深的谷底树梢和悬崖峭壁上悬挂着无数水牛头骨和岁月沧桑的“人头桩”。世代居住在阿佤山上的佤族信奉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自古以牛为神圣吉祥物和崇拜图腾。日积月累,这块圣地已供奉3000多具作为“
献祭
”的牛头。
每当寨子间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佤族人就会在此剽牛祭祀,布满青苔的水牛头和眼部夸张的黑洞都在诉说着历史的凝重。
人们只要在龙摩爷的牛头桩上挂上麻线,便与神灵有了自然的联系,一年中就会得到神灵的保佑,遇到凶险时,会逢凶化吉,平安无事。挂线时若是诚心的许下心愿,神灵会帮助实现。若是做了坏事,就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 其实这是一种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
对于大自然,我们是需要心怀敬畏的。





    被称为中缅边境第一寨的勐景来在西双版纳的打洛镇。这里是一个傣族自然村落,一百多户傣族人家就居住于此,处处可见南传上座部佛教佛教的佛塔,闪着金光,即便在阴雨天依然醒目。据说每个傣族人家收入的一大部分都捐赠给了寺庙,在这个全民信教的地方,信仰让人们更加幸福。手工作坊就在自家的竹楼下,造纸、纺线随处可见的手工艺让在工业社会待的久了的人倍感亲切,见到的每个人都是那么热情、真实,人们在这样的地方往往更加接近真实的自己,傣家小姑娘的一个笑容就击中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像你说的:宁静、安详、淡泊又不失情调,这也许是一辈子的追求。


    景洪,夜。也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万千盏灯火将星光夜市映的如同白昼,琳琅满目的工艺品摆满了一个街道,精致又实惠;另一边是各类特色的小吃,伴随着手鼓打击的节奏。尽管即将离别,但是此次的离别不也是下次相遇的开始么?
    151212国境之南所有游侠,愿南国的温暖可以照进你们今后的生活里,不虚此行!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旅行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旅游度假资质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20007990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杭州游侠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20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