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散人   图:snail
                
“你们像猪一样懒,还登顶哈巴雪山了!”大本营的向导杨志雄对我们这样说。
                

                
可是,当我看到那无数次在别人拍的照片中看过的那漂亮而平缓的鹰嘴状顶峰的时候,我知道我真的站在哈巴雪山最高处了,此时,凛冽的寒风让我们四肢僵硬,但绝美的景色让我们内心激荡,群山皆在脚下,放眼一望无际。
                
我们很幸运!上山的整个过程天气都很好,没什么风,除了快到山顶时风比较大;
                
我们确实很懒,别人登哈巴都是从临晨1点到6点之间出发,而我们睡到7点,7点半多快8点才出发;
                
我们大概是最不专业的登上哈巴的,没有墨镜,没有雪套,没有手套,还有穿牛仔裤,旅游鞋的,几个向导好不容易翻箱倒柜凑了几副墨镜和雪套给我们,身上带瓶矿泉水和几包饼干,就上山了。
                
我们真的很幸运!在我们前一天上去的四个人没登上去,在我们后一天临晨4点又去冲顶,结果两人失踪,后经证实一人死亡,一人重伤!(附新浪新闻链接:哈巴雪山滑坠事故后续:两名山友一死一伤http://travel.sina.com.cn/outdoor/2008-11-27/093439128.shtml
                )
                
... ... 
                


第一天 我们是从丽江木头人客栈出发的,人员为木头人客栈和梦之居客栈的蜗牛、菜刀、菊花、小菊等一行7人和1只狗。2个小时以后到达桥头镇,也就是徒步虎跳峡线路的起点,在桥头镇换了车,又大约2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哈巴村,此时刚好是中午,吃完饭,开始徒步上山,随着海拔不断上升,越来越冷,风也大,4个半小时以后我们终于看到整个堆满积雪的哈巴雪山矗立在我们面前,而周围是大片的杜鹃花丛,此时因为是冬季,叶子冷的都卷起来,不远处有几座木屋子,我们加快脚步,不一会儿进到一座屋顶飘出屡屡炊烟的屋子前,推门进去,推开门屋子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只看到中央一个火塘,架着柴火在烧,进去一会儿才慢慢适应了里边的黑暗,看到周围坐着几个人在烤火,后来才知道了,那就是大本营的BOSS杨志雄和他的叔叔杨思诚(八叔),还有另外一个领队和一个游客,围坐着火塘,在黑暗中身体慢慢暖和起来了。
                

                
                
爬哈巴雪山的第一站,哈巴村。
                


                
                
开始上山。
                

                
                
上山的路上,风景不错,满地都铺满松针。
                


                

                
                
我们的一员——Lucky!
                

                
                
其中两位一起去的朋友,骑马上山。
                


                

                
                
在途中一大片草地上休息(菜刀、小菊和菊花)。
                


                

                

                上山的路上,总能看到很漂亮的风景,云在头顶飘着,在大山上落下了云的影子。
                


                

                

                
                
面对这些被砍伐的森林,有种可怕的感觉,也许多年以后许多的森林都会变成这样吧。
                


                

                
                
越往上,越冷了,在背阴的地方有积雪。
                


                

                

                
                

                
                
木头人的小菊和Lucky。
                


                
                
即将到达大本营,能看到耸立在眼前的哈巴主峰。
                


                

                
                
大片的杜鹃花从此时看不到什么生命的迹象。
                


                
                
大本营!
                
天黑以后,八叔为大家做了饭,煮了够7,8个人吃两天的一大锅饭,另外把牛肉和各种蔬菜放在一起煮,慢慢锅里的香味飘散出来,好香!大家这时候都很饿了,就着那种蘸水鱼的辣椒面,我们吃了晚餐,我吃了三碗饭,直吃到很撑,推开屋子,一阵寒风吹过来,打了个冷战,抬头,竟已是满天星河!
                


                围坐火塘,慢慢让身体暖和起来一点。
                

                
                
八叔在为我们做饭。
                
此时,海拔4100,比起平时,离星空近了许多,所以看的好清楚,而且星星的数量好多!密集得连成了一条银河!透过黑色的光秃秃的漂亮的树枝,抬头看满天银河,这个场景一直留在我脑海里。
                
很早我们就睡了,因为我们定好了第二天早上6点起来去登顶,本来登顶最好是更早一点,通常从临晨1点到5点比较合适,因为天亮以后风会比较大,但是由于我们是“有史以来装备最差登哈巴”的一群,所以我们没一个人带了头灯(或手电)的,只好选择天亮以后开始上山,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杨志雄和八叔的样子,一直在淌汗啊。。。。。我们一没雪镜,二没雪套,三没头灯,四没手套,而且还有人只穿了一条牛仔裤和旅游鞋的!真是晕啊。。后来,再大家齐心协力,把大本营所有箱底都翻开以后,终于凑了几幅太阳镜,几双手套,几副雪套,蜗牛、菜刀、菊花、小菊四人准备第二天登顶哈巴!哈哈~
                
夜晚。
                
翻来覆去中。
                
天还没亮。
                
继续翻身。
                
天依然没亮。
                
有人好像在打鼾。
                
翻身试试。
                
天怎么还不亮。
                
外边风好大,房子牢不牢靠啊?
                
天还没亮。
                
... ... 好困... ... 
                
“嘀嘀嘀~嘀嘀~”什么声音??哦,好像是手机的闹钟,才5:50,外边估计天还黑呢,而且,好困,关了闹钟,继续睡一下吧,大家都还没反应,不要影响大家睡觉,要有团队精神啊!
                
... ... 呼... ... 呼... ... 
                
“叮叮铃叮铃铃叮铃... ... ”谁的闹钟又响了,“7点了”菜刀说,“你们还去爬山吗?还是继续睡觉?”谁在问,我慢慢想起来了,我们今天好像是要去爬山的呀,虽然还迷迷糊糊想睡觉,不过好像还是应该去爬一下看看,及时上不去,那也只能怪我们装备太差,绝对不是体力太差,技术太烂啊!说起床就起床,蹬开被子穿衣服!菜刀套上他的牛仔裤,里边穿了一双向同去美女借的丝袜,雪山上听说很冷风很大,把所有能穿的衣服全都穿上吧!昨天领队说上雪山要带保暖瓶,不然上山水会结冰,但我们都没有,我就带了一瓶矿泉水,没办法,放到两层衣服的里边吧,这样总不至于结冰了吧!
                

                
                
菜刀登哈巴的顶级装备——性感丝袜!
                

                
                
大家在收拾东西准备上山。
                
穿好了衣服,去野外上个厕所,嚼个口香糖当刷牙,我们就去火塘那边,八叔早就起来了,说是煮点早饭吃,然后就上山,八叔把昨天剩的冷饭热了热,剩菜也热了热,我们努力尽量多吃点,然后在八叔的帮助下调试好了冰爪,穿好雪套,就在八叔的带领下开始上山,这时已经快8点了,天已大亮,不过还没有太阳,冷冷的,估计零度的样子。
                
穿过碎石和泥土的几个小坡,大约半小时以后,我们到了有雪的地方,这时,八叔招呼我们停下开始穿冰爪了,绑好冰爪,拿好冰镐,我们就开始沿着雪多的地方走了,坡度很陡,有的地方估计有60度的样子,而且雪地里凸出很多石头,很明显这里雪不太厚,如果滑下去摔倒石头上后果很严重!我一个朋友就曾经在哈巴雪山滑坠把盆骨摔裂了,现在都还不能干重活!
                


                
                
上山的途中,由于相机放在衣服里边,加上没时间拍照,只能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
                

                
                
厚厚的冰雪。
                


                
                
远处是梅里雪山。
                
感觉走了很久,越走越觉得累,每走一两百米就得停下来拄着冰镐喘气,心跳没那么快了,继续往上,越往上,坡度越大,很多地方的雪已经结成了硬硬的冰,冰爪很难爪牢,每走一步都得用力把冰爪扎进去,冰镐也用力钉进冰力,走路的时候,冰爪和冰镐钉进冰雪里,又拔出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很奇怪的声音,很揪心。
                


                
                
壮美的哈巴雪山。
                
不知道又走了多长时间,看到太阳了,阳光很刺眼!在雪山上走,时间概念很不准确,好像时间过的很快似的,也许是休息的次数太多,所以往往走了两个小时,会以为只是过了半个小时。
                
在艰难地走上一个较平缓的坡地时,我们停下在一块露出雪地的岩石上休息,我想大概是中午了吧,不过感觉应该没过那么长时间吧,大家吃了点东西,喝了点热的茶水(八叔带的我们唯一一个暖瓶),其实我们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吃了火腿肠和饼干,感觉又有了力气,这时,看到两个小黑点从高处下来,一会儿,慢慢近了,是两个人,来到面前,原来是昨天一起烤火的一个客人和一个向导,他们这么快就下来了,问了才知道他们5点就出发的了,他们说下午2点以后不管到哪儿必须下撤,因为2点以后会起风,山上很危险,我们时间不多,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又继续前进。
                

                
                
上山的路很陡。
                
阳光很强,即使带着雪镜,依然能感觉到,不过有阳光感觉上暖和一点,虽然手指依然有点僵硬的没知觉。
                
上山的路上,一层层厚厚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它的横截面发出蓝色的光,很漂亮
                


                
                
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喘气,让剧烈的心跳平缓一点。
                
在肚子又开始有点饿的时候,我拿出藏在冲锋衣和抓绒里边的矿泉水喝,水里已经结了很多碎冰了,喝了两口,凉到心里!这时,起风了,呼呼的风吹得脚下雪花飞舞,还好风不是很大,背对着风,尽量弯腰拄着冰镐,站稳了,等风稍微小一点,我们又继续向上,我几次想问是不是需要下撤了,不过想到向导自然清楚状况,就忍住了,继续走吧,怎么这个山坡这么长,我感觉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抬头依然能看到还很长很长,看不到哪儿才到顶,向下一望,哎~这么陡的坡,下去的时候怎么下啊!不过此时也没空多想了,先上去再说吧,不知道又走了多久,休息了多少次,终于,上到坡顶了,抬头一看,啊,头顶不是那似曾相识的哈巴雪山的那个鹰嘴型顶峰吗?原来就在眼前了!八叔说应该再有十多分钟就能上去了,我们此时信心大增,虽然风更强了,我们在一起一步步向上而行,当我们终于站在山顶,眼前再无更高的山峰时,我确定,我们是登顶成功了!
                

                
                
山顶,确实很漂亮。
                

                
                
菜刀故意把外衣脱掉,拍他漂亮海魂衫 牛仔裤。
                


                
此时,是中午12:30,是下山后才知道的,因为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但是手僵硬的根本不能去拿手机,也懒得去接电话了。八叔说我们不能再山顶停留太久,拍了照就赶紧下去。
                
山顶风非常大,稍不站稳很有可能被风吹倒,我们用最快速度拍了一堆照片,迅速下撤,下撤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坡度很陡,所以每下一步都有点胆战心惊,不过因为是下山,所以不想下山那么缺氧,只是下到后来,腿都开始有点抖了,在下午15:50,我们终于回到了大本营,整个登顶,历时将近8个小时。
                
我们很幸运,我们像猪一样的登上了哈巴雪山!
                


                
                
将要下山的早晨。
                

                八叔。
                

                11月24日早晨,光线从屋顶射下来,这个场景感觉很好。
                

                
                
哈巴,再见!下次我们还会来的。
                
那天中午,几个头一天没有成功登顶的驴友又上来了,准备第二天冲顶,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从大本营下山了,那天晚上,风很大。下午我们下山遇到上山的几个人说是有几个游客从5100米的地方摔下来了,要上山去营救,晚上,我们回到丽江,发短信给大本营的八哥他们询问,还没有找到他们。直到后来听说找到了,已经送到山下附近的医院了,后来听到噩耗,两名山友一死一伤!前一天还和他们聊过呢,转眼之家就命丧黄泉!也许登山就意味着这样的结果,要去登山,就做好回不来的准备!
                
登山,本就不应抱着征服自然的心态,我们也是属于大自然的一部分,去登山只是去感受自然,去挑战自己,但是太好强,不顾后果的话,结果往往不如人意。
                
回头想想,登哈巴真的并非儿戏,我们也算是太随便,拿生命开玩笑了。哈巴雪山虽然只是最初级的雪山,长期以来,国内(甚至国外)登山爱好者都把哈巴作为赏试攀登雪山的向往地,大量的登山者更是蜂拥而至,人们忽视了它的风险隐患,认为登哈巴没有什么危险,大家都轻视它,多年来,多数的登山者在哈巴都少采用必要的保护措施(如结绳保护等),有的甚至不带冰镐、冰爪,这样发生危险的概率非常高!哈巴雪山虽然属于初级雪山,但是依然需要有专业的登山装备和丰富的登山知识,并且能承担登山失事的后果的情况下才能去尝试的。
                
                
附:整个行程时间表
                11.22 早8:00从丽江木头人客栈(海拔2400)出发,10:30到达桥头,12:30到达哈巴村(海拔2600),吃中午饭,吃完饭开始徒步上山,17:00到达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4100);
                
11.23 早8:00开始爬山,12:30登顶(海拔5396),15:50回到大本营;
                
11.24 早10:00下山,13:00到哈巴村,吃饭,14:00从哈巴村出发,16:00到达桥头,18:00回到丽江木头人客栈。
                

  • 游侠客公众号

  • APP下单更优惠

关于游侠客 游侠客的故事 联系游侠客 游侠客招聘 意见反馈 使用协议 隐私政策 交换链接 帮助中心 网站地图

浙ICP备 09011712 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105号 营业执照 浙江游侠客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杭州途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许可证编号:L-ZJ-CJ00161

© 2018 youxiake.com 版权所有法律顾问:浙江四海方圆律师事务所 傅林放 杭州市旅游投诉电话:0571-96123 投诉及紧急事件联系电话:400-670-6300转5

旅游预订电话(免长途费):400-670-6300,公司总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98号浙商大创业园D幢3楼,投诉建议邮箱:jianyi@youxiake.com

支付宝